首頁 > 文章內容

專訪 VOOC 閃充之父張加亮:充電 5 分鐘如何從「通話 2 小時」到「開黑 2 小時」?

9 月 17 號 VOOC 閃充技術發布會據說是有史以來 OPPO 開過最長的發布會。

OPPO 最初的預想是,65W 充電功率的 SuperVOOC 2.0 能夠在半小時時間里把一部 4000mAh 電池的手機充滿,發布會也大概在半小時后結束,那么充電演示和發布會同時開始同時結束,這就有了一個很戲劇性的「節目效果」。

實際上這種戲劇性效果并沒有發生。這次發布會用到的 Keynote 頁數并不算多,但是潛心研發 VOOC 閃充技術 7 年的張加亮對自己研發出來的技術實在是太熟悉了,一開口就滔滔不絕,VOOC 家族的 3 個新技術足足講了 2 個小時,這個時間足夠把 4000mAh 的電池充滿 4 次。

業界已經有了通用方案,他為什么要做 VOOC

發布會會后,愛范兒對 VOOC 閃充團隊負責人,人稱「閃充之父」的張加亮進行了專訪。

2004 年就進入 OPPO 的張加亮已經在這家企業工作了 15 年,正好,9 月 17 號 VOOC 閃充技術發布會當天也是 OPPO 的 15 歲生日。

作為工齡和 OPPO 品牌同歲的員工,張加亮在 OPPO 內部的職位其實也是相當稀有:研發科學家。整個 OPPO 內部,擁有「科學家」頭銜的員工,只有四人。

令人好奇的是,在業界已經有了通用充電方案的情況下,張加亮為什么還要去做 VOOC 閃充的研發?

是的,VOOC 閃充的研發最開始其實是張加亮的業余研究項目,不是 OPPO 正式立項的研發項目。在 5V1A 是主流,10W 充電已經算較高功率的時代,充電速度已經成為了張加亮本人在電子產品使用中的一個體驗痛點,剛好他又是一個電子產品發燒友,直到現在人到中年依舊還是一名「極客」,最后他偏偏又是有技術有知識能解決問題的「極客」。

三個條件疊加,有痛點有興趣,同時也有能力,就構成了張加亮踏上 VOOC 閃充研發之旅的動因。

▲ SuperVOOC 充電頭

在昨日 OPPO 官方公眾號 OPPODAILY 的《15 歲 OPPO,15 個故事》里面,記錄了這樣的一個故事:

2012 年,OPPO 在智能機市場轉型不順,春節前尾牙上,有幾個工程師利用手中材料,堆疊出一款輕薄的智能手機 Demo,厚度不足 7 毫米。趁著酒勁,他們把這臺樣機拿給 Tony 看,Tony 一見傾心,當即拍板將此機器作為 2012 年重點機型。這就是震驚業界的 Finder。

2012 年,OPPO 在智能機市場轉型不順,春節前尾牙上,有幾個工程師利用手中材料,堆疊出一款輕薄的智能手機 Demo,厚度不足 7 毫米。趁著酒勁,他們把這臺樣機拿給 Tony 看,Tony 一見傾心,當即拍板將此機器作為 2012 年重點機型。這就是震驚業界的 Finder。

同年開始的 VOOC 閃充的路徑也是類似,張加亮剛開始做這個技術的研發的時候,OPPO 深陷轉型之痛,實驗室資源和工具資源遠遠沒有今天這樣充足。張加亮和另外一起做研究的三個小伙伴甚至自掏腰包買了不少的實驗設備,這其中有幾百塊的紅外溫槍,上萬塊的萬用表,甚至還有近 20 萬的數字示波器。這些設備就藏在張加亮在公司的宿舍,組成了宿舍樓里的實驗室。

起源于車庫的 Google 和蘋果,和同樣起源于宿舍樓的 Facebook,都證明了相比于環境,人才是創業創造中是更重要的因素。

張加亮說:

公司也給我做過職業測評,其他的項我都不一定認,但這項我是比較認的。顯示說我的抗壓、抗打擊的能力比較強,我自己也跟我周圍的朋友這么吹牛的,我說我是天塌下來當被子蓋的。我也認為,如果一個人抗挫折、抗打擊的能力不行,想辦成事情很難的,干事情哪有那么容易呢。

公司也給我做過職業測評,其他的項我都不一定認,但這項我是比較認的。顯示說我的抗壓、抗打擊的能力比較強,我自己也跟我周圍的朋友這么吹牛的,我說我是天塌下來當被子蓋的。我也認為,如果一個人抗挫折、抗打擊的能力不行,想辦成事情很難的,干事情哪有那么容易呢。

他之所以要強調自己的抗壓能力,是因為即便他能克服實驗室和器材的困難,VOOC 閃充技術從他的宿舍走向真機商用之間,還隔著千山萬水。

▲ 首款搭載 VOOC 閃充技術的手機 Find 7

VOOC 閃充首發在 Find 7 手機之前,內部也有不少的質疑聲音,這里面兩種邏輯最為常見:

  • 蘋果和三星都不做的事情,我們為什么要做?
  • 高通和 MTK 都有現成方案,還能兼容同用,我們為什么自己單獨做?

如今 OPPO 早已經證明,他們的低壓高電流方案,在效率安全和發熱上比早先的高壓快充方案都要優秀。但是在 2013 年前后,張加亮要做的工作是從 0 到 1,不僅要重新做定制充電頭和充電線,還要給公司管理層以及擁有一票否決權的品質部「過審」。

這意味著作為項目負責人,張加亮在自己帶著團隊做研發的同時,對外還要說服供應商配合方案出物料,對內要面向公司管理層和品質部證明自己方案的可行性,這并不是一個順暢的過程,相比于研發能力,張加亮的溝通能力實在不夠突出。

回過頭來看,張加亮對當初的境遇卻十分看淡:

其實自己(做 VOOC 研發的原因)倒是很好解釋,就是興趣愛好的支撐,說白了就是愛折騰。

公司那邊其實也好解釋,當時也不是說急著一定讓公司認可 VOOC 閃充,況且,自己如果足夠努力,做得足夠好了公司一定會認可的,要不然也不會花這么長的時間。

當時我也能理解,VOOC 閃充這么一個新的東西如果放在一個重要的產品上,我是老板我也會考量,怎么破這個局怎么來檢討呢?真的說明自己做得還不夠好,不夠努力,就繼續折騰唄,你說不行就不行唄,自己再鼓搗鼓搗看行不行。

其實自己(做 VOOC 研發的原因)倒是很好解釋,就是興趣愛好的支撐,說白了就是愛折騰。

公司那邊其實也好解釋,當時也不是說急著一定讓公司認可 VOOC 閃充,況且,自己如果足夠努力,做得足夠好了公司一定會認可的,要不然也不會花這么長的時間。

當時我也能理解,VOOC 閃充這么一個新的東西如果放在一個重要的產品上,我是老板我也會考量,怎么破這個局怎么來檢討呢?真的說明自己做得還不夠好,不夠努力,就繼續折騰唄,你說不行就不行唄,自己再鼓搗鼓搗看行不行。

電池也是有標準的,最大的標準是消費者

如今,VOOC 閃充的用戶已經超過了 1.45 億人,張加亮也已經過了需要向公司證明 VOOC 閃充價值的階段。

不過,有一個群體的否決權卻比公司管理層和品質部更大。張加亮說:

電池也是有標準的,包括國標、行標,每個公司還有自己的企標,但最終最大的一個標準是消費者。

電池也是有標準的,包括國標、行標,每個公司還有自己的企標,但最終最大的一個標準是消費者。

其實在采訪的時候,張加亮提到最多的兩個詞就是「用戶價值」和「平衡」。

最開始的時候,張加亮自己作為用戶的體驗痛點,是 VOOC 誕生的誘因。到后面,數千萬上億用戶的需求,是 VOOC 閃充技術進化的驅動力。

真正讓 VOOC 閃充技術火遍大江南北的,是「充電 5 分鐘,通話 2 小時」這句廣告詞,以及 R 系列手機熱銷,但實際上,VOOC 閃充技術也并非十全十美,比如它的充電頭和充電線都是定制的,充電頭更大更重,線也粗一些。

張加亮對這種權衡進行了類比:

舉一個例子可能不太恰當,但這是我碰到的真實的經歷。一個哥們兒去買數碼相機,推銷員思路就有問題,一味地跟他介紹這個相機如何省電。那消費者認嗎?我要的是好不好用,能不能拍出好照片,再怎么跟他說省電也是沒有用的。

舉一個例子可能不太恰當,但這是我碰到的真實的經歷。一個哥們兒去買數碼相機,推銷員思路就有問題,一味地跟他介紹這個相機如何省電。那消費者認嗎?我要的是好不好用,能不能拍出好照片,再怎么跟他說省電也是沒有用的。

這就是張加亮眼中的「用戶價值」和「平衡」:在更快的充電速度面前,消費者能夠接受大一點的充電頭和粗一些的充電線。

他進一步解釋說:

OPPO 內部有兩個路線圖。一個是技術路線圖,一個是產品路線圖,技術路線圖是「造軍火」的,是充實技術貨架的。產品路線圖是控制產品發布節拍和產品節奏的。兩個路線圖是相互絕緣的,不代表你有什么它就要用什么,當然也不代表它要用什么你就有什么。

OPPO 內部有兩個路線圖。一個是技術路線圖,一個是產品路線圖,技術路線圖是「造軍火」的,是充實技術貨架的。產品路線圖是控制產品發布節拍和產品節奏的。兩個路線圖是相互絕緣的,不代表你有什么它就要用什么,當然也不代表它要用什么你就有什么。

最近 OPPO 發布的 65W 的 SuperVOOC 2.0 以及 30W 的無線 VOOC 充電技術,都可以說是技術貨架上準備就緒的。

什么時候把「軍火庫」里的「軍火」拿出來秀肌肉,也是平衡后的結果。張加亮說:

產品端要平衡的東西也很多,比如說市場的動向,消費者的訴求和習慣,包括產品市場上競爭的事態有一系列的因素。

產品端要平衡的東西也很多,比如說市場的動向,消費者的訴求和習慣,包括產品市場上競爭的事態有一系列的因素。

▲ 搭載 50W SuperVOOC 超級閃充的 Find X 蘭博基尼版

所以,外界看來,之前的 50W 的 SuperVOOC 超級閃充,到現在的 65W 的 SuperVOOC 2.0 雖然一直在商用市場上遙遙領先,但是當我問「面對自己的領先成果,有沒有一點兒的滿足或者驕傲?」的時候,張加亮的答案有點兒出乎意料:

這個倒沒有考慮過,驕傲也談不上,滿足也談不上,說消極也談不上,我覺得這些都是順理成章的。

這個倒沒有考慮過,驕傲也談不上,滿足也談不上,說消極也談不上,我覺得這些都是順理成章的。

▲ 30W 無線 VOOC 閃充充電速度

30W 無線 VOOC 閃充技術是 OPPO 發布的首個無線充電技術(早先的 Finder 可以通過加裝背夾的方式進行無線充電),在此之前,業界使用無線充電的手機已經有無數款了,早期智能機時代的 Palm Pixi Plus 和 Lumia 900,到現在的三星蘋果等等。

為什么 OPPO 到現在才發布無線充電技術,并且一發布就是業界領先的 30W 功率?

張加亮說:

其實 OPPO 第一代做無線充電是從 5W 充電功率開始做的,中間肯定也嘗試過其他的版本,但是出于價值或者競爭力的問題,對外發布的是這個,但不代表 OPPO 在內部只鼓搗了這一個。我們也有更大的,只不過沒有發布,當然也有功率小一點的。

現在發布的是比較貼近市場需求的,現在再弄一個 5W 充電功率的肯定沒有任何的價值,如果再整一個更高的,可能其他的要素就不合算。

(5W 和 10W 無線充電)確實對用戶的價值比較弱。因為它的好處和缺點不平衡,再加上這幾年快充發展得比較快,把它鄙視得太厲害了,你想各種快充一會兒就充好了,誰會用那個東西?

其實 OPPO 第一代做無線充電是從 5W 充電功率開始做的,中間肯定也嘗試過其他的版本,但是出于價值或者競爭力的問題,對外發布的是這個,但不代表 OPPO 在內部只鼓搗了這一個。我們也有更大的,只不過沒有發布,當然也有功率小一點的。

現在發布的是比較貼近市場需求的,現在再弄一個 5W 充電功率的肯定沒有任何的價值,如果再整一個更高的,可能其他的要素就不合算。

(5W 和 10W 無線充電)確實對用戶的價值比較弱。因為它的好處和缺點不平衡,再加上這幾年快充發展得比較快,把它鄙視得太厲害了,你想各種快充一會兒就充好了,誰會用那個東西?

5G 時代耗電場景多了,充電場景也得跟上

在「充電 5 分鐘,通話 2 小時」的時代,電話還是一個高頻常用的功能,現在呢?工作場景之外,確實很少有人再打電話了,人們在微信上社交,用微博了解資訊,優酷上看劇消磨閑暇時間,抖音上刷短視頻度過碎片化的等待時間,《王者榮耀》變成了新時代的麻將…

也就是說,在 4G 時代的尾巴,人們不需要擔心流量限制的時候,各種社交娛樂需求增加了更多的耗電場景,尤其是手游已經成為耗電大戶。到了 5G 時代,將會出現更多類似的場景,讓手機功能更強大更好玩,同時,耗電也更快。

這就是 OPPO 喊出「充電 5 分鐘,開黑 2 小時」新口號的背景。

相信不少人已經在高鐵站見過 OPPO 的 VOOC 充電樁,現在機場候機區的不少座椅下方也有支持 VOOC 閃充的充電接口,在標配的充電頭之外,VOOC 閃充也有眾多的第一方和第三方配件,比如車充和充電寶。這就是速度之外,VOOC 閃充所做的場景擴充。

30W 的無線 VOOC 閃充出現的背景,也有 5G 時代對碎片化充電場景需求增加的因素。

▲ SuperVOOC 2.0 充電速度

在 2016 年,OPPO 就推出了 SuperVOOC 技術,落地商用到后來的 Find X 上其實是到了 2018 年。SuperVOOC 2.0 發布是在 9 月 17 日,而即將在 10 月 10 日發布的 Reno Ace 就會首發這個技術,這一次從發布到商用,中間隔了不到 1 個月。

這種節奏的變化可以看出 OPPO 技術發布的初衷,OPPO 工作人員對愛范兒表示:

為什么是現在這個時間來更新這個技術,總得有一個大背景,很簡單,其實就是現在需要。到 5G 時代,就目前而言手機功耗確實比較大,尤其視頻、游戲等應用場景也確實都是高功耗的,確實需要更快的充電技術。

為什么是現在這個時間來更新這個技術,總得有一個大背景,很簡單,其實就是現在需要。到 5G 時代,就目前而言手機功耗確實比較大,尤其視頻、游戲等應用場景也確實都是高功耗的,確實需要更快的充電技術。

這個邏輯可以解釋很多問題,比如相比于國外的智能手機廠商,中國智能手機廠商在鉆研充電技術上毫無疑問是走在前面的,這其中又以 OPPO 最為領先。當我問「為什么是中國手機廠商,為什么是 OPPO ?」的時候,張加亮說:

比如當年華強北的山寨手機比較盛行,做得比較便宜。喬布斯當年就沒有能力把手機做便宜嗎?肯定不是,是他的訴求和定位決定了他沒有這樣做。

至于為什么是 OPPO。第一,OPPO 是消費者需求導向的,這點肯定不容懷疑。第二,在充電這件事上,我們下手比較早,踩得比較準,穩準狠,等大家回過神來的時候,OPPO 已經走到很前面了。不代表當初別人都沒有看到它的價值,有時候它不單單是能力上的問題,可能是能力上完全沒問題,但是因為訴求、理念,或者是價值觀的問題。

我不敢說我們的能力比誰誰誰都強,只能說我們的努力程度比誰誰誰更好一點。

比如當年華強北的山寨手機比較盛行,做得比較便宜。喬布斯當年就沒有能力把手機做便宜嗎?肯定不是,是他的訴求和定位決定了他沒有這樣做。

至于為什么是 OPPO。第一,OPPO 是消費者需求導向的,這點肯定不容懷疑。第二,在充電這件事上,我們下手比較早,踩得比較準,穩準狠,等大家回過神來的時候,OPPO 已經走到很前面了。不代表當初別人都沒有看到它的價值,有時候它不單單是能力上的問題,可能是能力上完全沒問題,但是因為訴求、理念,或者是價值觀的問題。

我不敢說我們的能力比誰誰誰都強,只能說我們的努力程度比誰誰誰更好一點。

但是,走在最前面,也意味著要做最困難的事情。張加亮在去年的時候就有自我反省:以前條件很差的時候做得還挺好的,現在條件變好了反而不容易出成果。

其實這也意味著,越往后,VOOC 閃充技術進步的空間其實就越小。張加亮打了個比方:

原來從 30 分考到 60 分可能很容易的,60 分考到 80 分也相對還可以,要是從 90 分沖刺 100 分,特別是語文,可能相對來說有點難,因為我們一直在挑戰行業資源和技術的極限。

原來從 30 分考到 60 分可能很容易的,60 分考到 80 分也相對還可以,要是從 90 分沖刺 100 分,特別是語文,可能相對來說有點難,因為我們一直在挑戰行業資源和技術的極限。

也許這些行業和技術的極限就在張加亮的實驗室里,他向愛范兒透露,如果只是純粹技術的折騰而不考慮產品化,功率就可以很大,比如用碳酸鋰電池,幾百瓦的功率都有。但是他也強調了:

VOOC 閃充實際上是一個技術平臺,具體到功率大一點、小一點不重要。比如 VOOC 閃充采用直充,有雙向通訊這幾個技術的條件,做更大一點也沒問題,無外乎就是平衡其他要素的問題。但是我們一般不單獨地 PK 功率,要看綜合的表現。

VOOC 閃充實際上是一個技術平臺,具體到功率大一點、小一點不重要。比如 VOOC 閃充采用直充,有雙向通訊這幾個技術的條件,做更大一點也沒問題,無外乎就是平衡其他要素的問題。但是我們一般不單獨地 PK 功率,要看綜合的表現。

如果說現在張加亮和他的閃充團隊已經開始為 5G 時代手機的充電場景有所考慮和準備的話,那么當他在采訪接近尾聲,對我給出的未來想象表示「完全有可能」之后,我們大概也明白了,即便他說從 90 分沖刺 100 分很難,但并非不可能。

我問:

現在 65W 充 4000 毫安時可以 30 分鐘充滿,兩年后會不會 100W 充 5000 毫安時花 20 分鐘這樣子?

現在 65W 充 4000 毫安時可以 30 分鐘充滿,兩年后會不會 100W 充 5000 毫安時花 20 分鐘這樣子?

他回答:

完全有可能,充電速度這個方面有可能一直演進。但是市場認不認、消費者認不認那是另外一個問題,但技術訴求的方向肯定會這么走,OPPO 不可能停滯不前。

完全有可能,充電速度這個方面有可能一直演進。但是市場認不認、消費者認不認那是另外一個問題,但技術訴求的方向肯定會這么走,OPPO 不可能停滯不前。

#歡迎關注愛范兒官方微信公眾號:愛范兒(微信號:ifanr),更多精彩內容第一時間為您奉上。

責任編輯:

相關推薦

相關新聞

回到首頁 回到頂部

網站簡介 - 廣告服務 - 誠聘英才 - 聯系我們 - 法律聲明 - 友情鏈接

加拿大快乐8作假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