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 文章內容

捉“老虎”、打“蒼蠅”,互聯公司不手軟

文章來源丨獵云網 ID:ilieyun

作者丨李歡歡

編輯|輕音

近期滴滴、百度、美團、360、小米等多家公司對外公布了公司的內部反腐情況,從實習生到經理、總監,從虛報發票到謀取巨額私利,可以看得出,互聯公司對待內部反腐更加嚴格,無論是老虎”還是“蒼蠅”,都不手軟。

8月2日,滴滴發布了2019年上半年風控合規報告。報告顯示,滴滴在上半年共查處30余起違規事件,其中29人因嚴重違規被解聘,10人因涉嫌違反法律法規被移送司法。

百度也在7月31日通報了12起內部腐敗事件,被辭退的14人中,既有“謀取私利數額巨大”的上海大客戶銷售部員工,也有“違規大量下載業務數據并上傳到外部服務器”的商業服務質量部實習生。百度職業道德委員會稱,風清氣正是公司基業長青的基石,公司高度重視廉政建設,無論任何員工,一旦觸犯都絕不姑息,嚴重者將送交公安部門處理。

不僅僅是滴滴和百度,近期,美團、360、小米、螞蟻金服等多家互聯網公司先后對外通報了員工腐敗案件。

2019年7月16日,美團證實了其原市場營銷部總監賴某、高級經理梅某某、離職員工路某某因涉嫌非國家工作人員受賄罪,被北京朝陽警方刑事拘留一事。

而在同一天,360公司內部通報稱,知識產權部資深總監黃晶收受多家代理商賄賂,因涉嫌非國家工作人員受賄罪黃晶已被檢查機關批準逮捕。

對此,360董事長兼CEO周鴻祎也在朋友圈評論到:公司里有些部門有了權力,不是為用戶客戶服務,而是變成了尋租的工具,這完全違背了公司的基本價值觀和文化,要用最鋒利的刀子將這些腐爛的肉切掉,我管你是什么鳥人。

集中通報內部反腐可以說是“互聯網寒冬”下,公司所做出的應“冬”舉措之一,但其實,互聯網公司的反腐已有十多年的歷史,而且各公司也都紛紛設立了針對內部反腐的獨立部門,不僅“老虎”、“蒼蠅”一起打,而且更多更嚴。

BAT 反腐 決不手軟

2018年12月,阿里大文娛集團發布消息:根據舉報,原總裁楊偉東因經濟問題,正在配合警方調查。阿里影業董事長樊路遠將兼任優酷總裁。

該消息發出后,大家都頗為震驚,因為就在事件爆出的幾天前,楊偉東還代表阿里大文娛出席了第六屆中國網絡視聽大會。楊偉東前領導俞永福也用“???!!!”表達不可思議。

雖然阿里一向以紀律嚴明著稱,但楊偉東并不是阿里因腐敗處置的第一位高管。阿里影業原總裁楊偉東、阿里原CEO衛哲、聚劃算原總經理閻利珉、阿里原人力資源部副總裁王凱、前阿里副總裁劉春寧、前合一集團(優酷土豆)副總裁盧梵溪、前阿里影業副總裁孔奇,這些都是這些年阿里打下的“大老虎”。

而除此之外,阿里也并沒有放過一些看似無關緊要的“小蒼蠅”。

2016年9月12日,在阿里針對內部員工的月餅秒殺活動中,安全部4位員工和阿里云安全團隊的1位員工,用編寫腳本代碼方式,在公開秒殺月餅的內部活動“秒到”了133盒月餅,被發現后當天被辭退。

之后,自稱事件當事人的匿名用戶在知乎“如何看待阿里巴巴安全部門的月餅實踐”話題中留言,稱自己本想用腳本搶一盒月餅,沒想到誤搶了16盒。在發現時,他緊急聯系行政要求退貨,但“16:30約談,17:30解約合同就備好了,18:00走人”。

對于阿里為什么對“搶月餅”的小事處罰這么重?阿里巴巴首席人力官蔣芳在寫給員工的內部信中做出回應:因為阿里是一家把權力真正下放到每個普通小二手里的公司,下放權力的基礎就是組織和員工之間的本能的信任。只有一個建立在信任基礎上的團隊才能走得長遠,打得起硬仗。

不僅僅是阿里巴巴,騰訊和百度在內部反腐上也是“狠角色”。

2016年9月18日,百度在內部郵件中詳細列舉了17條內部違法違紀行為,并對30名員工做出“開除”處理;2015年5月12日,百度原百度渠道部高級總監宇暉、大客戶銷售部副總監陳禎鋒、渠道部高級經理趙志勇等人被爆因涉嫌商業受賄或職務侵占被公司解除勞動合同,并被移交至相關司法機關依法處理......在這些年的反腐行動中,百度拿下了游戲事業部副總監廖俊、百度副總裁李明遠、前百度聯盟總經理馬國林、原百度糯米總經理曾良等多位“大臣”。

2015年7月11日,在當時擔任阿里數娛事業部總經理、曾是騰訊高管的劉春寧被爆因腐敗問題被警方帶走調查。之后騰訊發布聲明,稱劉春寧是在內部常規反腐調查中涉及視頻采購貪腐一事中被警方查出。而此次涉案人員有五六名,是個別業務團隊中多人腐敗案件。

“犯錯可以原諒,犯法豈能姑息!”騰訊在聲明中強調。

內部腐敗 損失嚴重

互聯網公司在發展中,為了達到快速擴張的目的,一般會給予員工較大的權利,這也就讓那些無道德、不守法的員工有了可乘之機,而無論是“大老虎”還是“小蒼蠅”,貪腐都給這些互聯網公司帶來了巨大的損失。

1月17日,大疆對外發布了一份反腐公告,公告稱,大疆在2018年因內部腐敗問題預計損失超過10億元。

大疆表示,公司在進行管理改革時,意外發現在供應商引入決策鏈條中的研發人員、采購人員、品控人員大量存在腐敗行外,而在其他體系中,也存在銷售人員、行政人員、售后和工廠人員利用手中權力和流程漏洞搞腐敗獲取個人利益的行為。

由于供應鏈貪腐,2018年,大疆的平均采購價格超出合理水平20%以上,保護估計造成超過10億人民幣的損失。“這損失的10億人民幣每一分都是純利,我們原本可以用來做公司發展投入和員工福利,卻由于腐敗而白白損失掉。”

大疆最終處理涉嫌腐敗和瀆職行為的員工45人。

今年7月份,中國裁判文書網曾公布一份判決書,螞蟻金服的2位80后員工利用負責支付寶客戶的準入、投訴管理的職務受賄賂超過1300萬元

其中,犯罪人劉某將客戶提供的本不能審核通過的公司得以審核通過,并為其提供的公司處理各類涉賭、涉詐投訴,使相應公司能夠正常使用支付寶進行收支,在確實無法應對支付寶公司的檢查時,通知客戶及時變更收付款主體。

該客戶于2017年4月27日、5月26日、7月21日分三次送給劉某1000萬元現金,跑腿人姚某表示:三次拿的箱子都一樣,除第二次多了一個小紙箱,箱子很重、很沉。

此外,據媒體報道,阿里大文娛原總裁楊偉東或許是因為《這就是街舞》等優酷原創的“這就是”系列綜藝被捕,其腐敗金額更是超1億元。

互聯網公司反腐 各有奇招

阿里巴巴曾于2009年成立廉政部,并由阿里集團價值觀總監蔣芳帶領。馬云甚至放話稱,阿里巴巴集團內所有人均可直接調查,甚至包括他自己。

2012年,阿里又設立了首席風險官,由曾任杭州市公安局刑事偵察支隊一大隊大隊長的邵曉鋒出任。之后,2015年,阿里增設阿里首席平臺治理官一職,由有著“滅絕師太”花名的阿里合伙人鄭俊芳擔任。

現在,阿里巴巴還設立著阿里巴巴廉政舉報系統,可在網站上舉報內部員工違紀情況。此外,用戶也可自愿報名成為阿里巴巴電商平臺的廉正監督員,監督平臺健康發展。

百度也曾在2011年建立百度職業道德建設部。該部接受百度職業道德委員會領導,不歸屬于任何業務部門,擁有高度獨立性。百度職業道德建設部建立后,百度每年通報腐敗員工幾乎成為例行工作。

騰訊內部則有著六條“高壓線”:故意虛假報帳;收受回扣;泄漏公司商業機密;從事與公司有商業競爭的行為;違法亂紀行為;打聽或泄漏薪資等保密敏感信息的行為。

六條“高壓線”在新員工入職當天便會被告知,員工若違反,輕則解除勞動關系,重則移交司法機關。此外,騰訊也設有“反舞弊團隊”專門負責內部反腐。

除BAT大公司,其他互聯網公司也有自己的反腐敗機制。京東曾在2009年成立監察部,又于2011年建立審計部,并在之后將兩部門合并為審計監察部,承擔京東內部的獨立調查和腐敗預防工作。

2012年,京東的審計監察部改組為內控合規部,下分為腐敗調查組、內控審計組和腐敗預防組三個直屬部門,并構建起一套調查處理、風險防控和宣傳教育三位一體的反腐敗治理體系。

今年3月20日,京東還組織京東云公共業務部前往北京市第一看守所參觀,通過了解監獄生活來提高內部員工的反腐意識。

在各公司的單打獨斗外,2017年2月,由京東倡議,騰訊、百度、美團等聯合知名等企業以及中國人民大學刑事法律科學研究中心共同發起的“陽光誠信聯盟”正式成立。該聯盟是互聯網公司在內部反腐的大合作,旨在通過互聯網手段共同打擊腐敗、欺詐、假冒偽劣、信息安全犯罪,提升聯盟成員反腐治理水平,形成人人廉潔、誠信從業的正能量正循環。

其中最為重要的是,“陽光誠信聯盟”建立了失信信息共享機制,通過對接企業hr,對曾經有過失信行為的人員永不錄用,以此增加腐敗人員的失信成本。

我國互聯網公司的發展歷史不長,但卻在短期內實現了迅速擴張,高成長的背后,公司必然存在一些組織管理問題。在發展的下半階段,互聯網公司也必然會加大對內部腐敗的管理,正如劉強東所說:“你貪十萬,我就是花一千萬也要把你查出來!”

責任編輯:

相關推薦

相關新聞

回到首頁 回到頂部

網站簡介 - 廣告服務 - 誠聘英才 - 聯系我們 - 法律聲明 - 友情鏈接

加拿大快乐8作假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