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 文章內容

5G來了,金立酷派HTC都想“復活”

圖片來源@全景網

文|鋅刻度,作者|毛建明,編輯|許偉

文|鋅刻度,作者|毛建明,編輯|許偉

怎一個慘字了得。

9月18日,“卷土重來”的金立手機,正式復出推出K3開啟線上預購,售價799元/999元,但截至9月19日晚18時截稿,24小時過去京東旗艦店只有2054人預約購買。而根據第三方數據,2016年,金立手機出貨量4500萬臺,2017年降了一半也還有2600萬臺。

同樣為“復活”努力的還有酷派、HTC、錘子。錘子下嫁字節跳動已算最好結局,錘子科技要迎來新手機的傳聞不斷;酷派則稱將推出26周年版手機;最慘的是全線潰敗已多年的HTC——曾推出全球第一款安卓手機G1,力壓三星與蘋果并駕齊驅的“火腿腸”,最近在俄羅斯推出了十年前風靡的Wildfire 系列E手機,卻如同王雪紅卸任HTC執行官一樣毫無浪花。

“品牌形象已經毀了,信用已經破產了,基本是白扔錢。”一位市場觀察人士說,整個手機行業不景氣,出貨量也在下滑,手機向幾個大品牌高度集中,金立酷派們的復活之路,依然前路艱難,看上去更像是垂死掙扎。

不甘心的二股東

金立“死亡”故事,此前已曾被反復提及:這家“中華酷聯”(中興、華為、聯想、酷派)時代的一大巨頭,曾獲得“中國馳名商標”,合作網點超過10萬個,進入8個國家運營商網絡;在明星劉濤和薛之謙的代言下,2016年手機出貨量達4500萬臺。

到了2017年,因欠供應商歐菲科技6億元,債務危機爆發。此后,董事長巨額賭博、公司破產、資產變賣、專利拍賣等劇變像多米諾骨牌一樣接踵而至。金立被迫在2018年年底選擇破產重組卻不順利,截至目前各債權人都只能向法院申請清算并等待結果。

不過,金立顯然并不甘心就這樣死亡。9月2日,金立官方微信發布一篇宣傳文章,詳細介紹了即將推出的新款手機“M11/M11S”基本性能。9月5日,金立官方微博稱機型“現已全國同步上市,詳情請咨詢各地金立經銷商、合作賣場、門店。”

在多家媒體報道中,金立14位股東之一、前任董事長劉立榮老鄉盧光輝,被視為金立復活操盤手——工商資料顯示,盧光輝在金立的持股比例為20.50%,位列第二大股東。騰訊新聞《一線》此前報道稱,盧光輝已拿到品牌授權,而“投中網”則稱,圍繞盧光輝獲得品牌授權一事,仍有謎團等待揭曉。

不管盧光輝是否已得到授權,但金立看上去已經走上了復活之路。與它同樣選擇的還有當年齊名的酷派——9月16日,酷派官方微博突然發布消息,稱將要在今年酷派成立26周年之際,發布一款26周年珍藏版手機。

酷派曾是全球第一個推出“雙卡雙待”手機廠商,還是國內第一款售出商用4G手機的廠商。2012年至2014年,多個市場統計數據顯示,酷派彼時是中國智能手機出貨量增速最快的手機廠商。

接下來,就是收入和銷量雪崩。2015年酷派雖與360和樂視都達成了合作,可頹勢沒有發生任何變化:2016至2018年,酷派年營業收入為79.69億港元、33.78億港元、12.77億港元,業績連續4年遭到腰斬,股票也在2017年底停牌,市場上幾乎看不到任何酷派的手機專賣店。

不過,和金立一樣,想要復活酷派手機的,并不是今年1月入主成為CEO的陳家俊,27歲的陳家俊,是地產開發商京基集團創始人陳華的“二公子”,也是目前酷派最大股東(持股17.83%)威日創投有限公司的完全持有人。而是多輪股權變更后,目前持股10.95%的二股東,這個二股東未披露名稱,企查查等也無法查詢,其身份至今頗為神秘,但業界據稱自酷派破產重組以后,二股東一直沒有放棄想要復活,才有了酷派重新發布新機的消息。

試圖用5G涅槃重生

在金立和酷派高調宣布“復活”之際,曾經遠超這兩家重量級的HTC,也迎來自己的復活方式:除了最近在俄羅斯推出了十年前風靡的Wildfire 系列E手機,創始人王雪紅還卸任CEO職位,將電信巨頭Orange前高管伊夫·邁特雷(Yves Maitre)任命為新首席執行官。

風靡一時的HTC

HTC作為安卓陣營曾經的領頭羊,一度與蘋果并駕齊驅、將三星逼到墻角,但一系列的自行作死行為,比如曠日持久的蘋果專利戰、機海戰術、組織管理差錯、高管腐敗、忽視大陸市場、延遲上市、配置缺陷等等,最終讓它快速衰敗,從2011年的2200億元人民幣,下滑到2018年的62億元人民幣,已不及巔峰期的1/30。

在大陸手機市場,HTC被官方宣布“暫時死亡”是在今年5月,當時官微發文稱,出于對HTC中國長期經營策略的考量,將暫時關閉HTC手機京東旗艦店和天貓旗艦店。此舉標志著HTC在手機領域的失敗。

在金立、酷派、HTC大潰敗這幾年,中國智能手機市場已經是另一番模樣,中國信通院數據顯示,2019年上半年,國內手機市場出貨量1.86億部,同比下降5.1%。

手機市場下滑趨勢并不僅僅在中國市場,且已經維持了較長的一段時間。同時,市場份額向一線品牌集中的趨勢越發明顯。那么,HTC、金立、酷派為何還不甘心在手機市場的沉淪?

最大的原因來自5G。

當5G浪潮洶涌來襲,各大廠商紛紛瞄準5G帶來的重大機遇,投入重金研發5G智能手機及相關服務,進入2019年下半年,各大手機廠商旗下5G終端產品的發布速度明顯加快:中興、華為、三星、小米、vivo等品牌的5G手機也將于9月起陸續上市。業內人士預計,今年國內市場將迎來超過20款5G手機,產品出貨量有望突破500萬臺。

金立、酷派等等也是如此,希望用5G來完成翻身——從摩托羅拉、諾基亞、黑莓到三星、蘋果,從“中華酷聯”到“華米ov”,每一次新的通訊標準,都會帶來手機市場的格局變換,萬一5G也能讓自己涅槃重生呢?

因此今年7月底,陳家俊就在酷派復牌當天發布的內部信中稱,將集中研發與營銷力量,盡快發力5G市場。

更早之前,酷派還稱將在印度推出旗下首款5G智能手機,酷派表示這款手機也將會是印度市場的第一款5G手機,該機將在印度5G基礎設施準備就緒之后第一時間推出,不過這個時間目前還不能確定。

金立的腳步則更快一些,已公布的M11和M11S都是5G手機,借5G東風復活涅槃之心昭然若揭。

不僅是手機行業,5G就像一粒大補丸,不僅讓各行各業紅眼拼命進入,而且也讓不少行業開始回春,比如VR行業——關于VR行業的大額融資事件就一個接一個發生,在2019年上半年,全球VR/AR行業總融資案例達80筆,總融資金額達124.69億元,同比上升133.3%。

目前,5G被認為是VR行業普及甚至爆發的關鍵,在所有等待5G+VR起跑的人中,HTC顯然是最為迫切的一個——實際上,從2015年3月正式和游戲公司Valve合作之后,HTC就將扭轉業績下滑的希望放在了VR身上。手機業務賣身谷歌所得到的11億美元,也絕大多數都花給了VR。

不過,由于VR行業存在的種種問題,HTC并未能依靠VR翻身,不僅2019年Q2季度財報繼續虧損,甚至還傳出了VR業務造假的丑聞。因此,既然都說5G是VR的時代,那么HTC沒理由不把希望寄托在5G身上。據悉,HTC計劃在明年第一季度推出5G手機。

5G其實是一個技術專利競爭時代

對于這些復活廠商的前景,目前業界意見不一。

第一手機界研究院院長孫燕飚就表示,360、努比亞等手機品牌今年出貨量都不多,因為第一梯隊外的品牌都等待5G機會,金立等此舉也是在為5G蓄勢,等明年5G換機潮真正來臨,通過運營商銷售可能還會有一定的生存空間。

相比HTC和金立,酷派在綁定運營商上可謂熟門熟路——在酷派輝煌的那個年代,深度“綁定”運營商,讓酷派手機背靠大樹好乘涼,十年一路高歌。后來國內運營商補貼下降,酷派業界下滑嚴重后轉戰美國市場,重點也是在跟運營商的合作上。“因為美國手機市場是運營商主導的,一般都是簽約套餐配手機,這點可能比較符合酷派的胃口”。

但問題是,現在的手機市場和消費者喜好早已不是幾年前,運營商綁定模式早已被互聯網運作模式所取代——小米、華為這些互聯網基因品牌的強勢崛起,就是最好的證明。

從產品本身來看,金立、酷派用來復活的產品定位千元低端機,并無多大亮點。隨著華為、榮耀、小米等在內的手機廠商,均頻繁發布千元手機產品,酷派和金立的“復活”手機,從產品上來看毫無競爭力。

當然更重要的是,5G其實是一個技術專利競爭時代酷派、金立、HTC并不掌握核心技術和研發,尤其是網絡和基站技術,沒有自己核心的芯片。HTC當年衰敗的開始,就是因為蘋果長達兩年的技術專利訴訟,但最新在俄羅斯推出的WildfireE系列新品手機,搭載的還是一顆國產自研芯片——紫光展銳虎賁SC9863A八核處理器。

在美國市場以低端手機面目出現的酷派,由于沒有核心技術,受制于手機OEM生產方式,其實獲得的銷售收入很有限,一旦酷派加入5G手機競爭,在美國市場是否會像中興、華為受到限制,恐怕也是個未知數。

實際上,這并不是手機廠商第一次試圖復活。從2017年起,黑莓、夏普、諾基亞等老牌手機廠商紛紛回歸,除了諾基亞在最初一年時間內表現有些亮眼之外,其他品牌都未掀起多少浪花。不過,即便是諾基亞,它也至今無法回到過去的巔峰,只能依靠情懷獲得部分消費者的青睞。

而對于HTC、金立、酷派而言,又有多少品牌情懷可以依靠呢?

金立現在的市場表現,已經給出了最好的答案。多位金立公司中小供應商就表示,希望金立能夠止損,不希望金立有任何動作,與金立也沒有繼續合作的意愿。在他們看來,金立的復出“100%是失敗的,競爭那么厲害,手機增長速度下行,信用破產的公司還能起死回生?”

更多精彩內容,關注鈦媒體微信號(ID:taimeiti),或者下載鈦媒體App

責任編輯:

相關推薦

相關新聞

回到首頁 回到頂部

網站簡介 - 廣告服務 - 誠聘英才 - 聯系我們 - 法律聲明 - 友情鏈接

加拿大快乐8作假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