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 文章內容

中國云計算市場大亂斗——誰能進入前三尚存疑

  編輯 | 于斌

  出品 | 于見(mpyujian)

  近日,國際權威咨詢機構IDC正式發布《2019年Q1中國公有云服務市場跟蹤報告》,報告顯示,2019年第一季度,在IaaS+PaaS市場,前五名分別為阿里云、騰訊云、中國電信、AWS,百度云。IDC發布的新聞中,還披露了IaaS的市場排名,畢竟目前中國還是以IaaS市場為主。IaaS市場排名非常有趣,居然有7家企業進入了前五,分別是阿里云、騰訊云、中國電信、AWS、金山云、華為云和百度云,其中金山云、華為云和百度云以5.2%的份額并列第五,華為云、百度云和首次進入榜單的京東云均發布文章,宣傳自家“增速第一/增速最高”的定位。

IaaS+PaaS份額

IaaS市場份額

  7家企業進前五,從側面反映出國內公有云服務商之間的競爭已經日趨白熱化,尤其是此次華為云、百度云異軍突起,跨入前五。這一季的排名帶來了一個新命題,誰會進入中國云計算產業前三?阿里云超過43%的市場份額穩居第一,騰訊云14.2%,后面的中國電信、AWS和金山云和前兩位差距較大,短期內難以撼動他們的市場地位,大家主要爭第三,近年來這一市場格局一直非常穩定,隨著本次百度和華為的入局,這一市場格局將變得非常有趣。

  中國電信勝在渠道,尤其是在傳統政企市場上云的大潮下,優勢十分優勢明顯;AWS作為全球云計算市場老大,在中國近年來的發展可圈可點,但是由于種種原因,短期內難以看到更大的空間,最近剛剛換帥,效果如何還需要觀察一段時間。金山云背靠雷軍、小米,結合金山集團,以“獨立云服務商”的姿態活躍在云計算產業中,近年來一直處于國內前五的地位。但是,金山云雖然有雷軍、小米和金山,其品牌知名度、體量各方面和BAT不是一個量級,這次面對的對手是百度和華為,恐怕壓力山大。那么,首次出現在前五的華為云和百度云是否能夠穩住排名,甚至未來繼續突破,他們的排名、市場份額是否有虛火,我們細細探討。

  先看看華為云。華為云的問題主要來自內部。目前華為在國內已經封神,扛起了民族大義的旗幟,盡得“天時、地利、人和”。華為說做云也不是一年兩年的事情了,2017年成立Cloud BU,輪值董事長徐直軍宣布華為正式大規模進軍公有云市場。2017年的華為第14屆全球分析師大會上,華為曾放言:華為公有云必須在三年超過阿里云,做到云計算市場的國內第一;未來全球五朵云,華為居其一。如今三年將過,華為云也僅僅進入國內公有云前五,份額與阿里云相去甚遠。細算起來,華為做云的時間并不短,最早可以追溯到2011年,和阿里云的2009年差距并不算遠,緣何這么多年下來差距越來越大?原因之一是華為的安身立命之本、核心業務是運營商業務,華為做云,無疑和目前在云計算領域大力發展的運營商形成正面競爭,并且云計算產業目前鮮有盈利,華為云業務做的越大,一方面不賺錢,另一方面還對賺錢的運營商業務形成威脅,單從這一條來看華為也不會支持云業務的大發展。

  無獨有偶,在7月底的財報披露會上,云業務雖然仍為一級業務部門,并沒有單獨披露任何財務數據。關于云業務的發展情況,華為董事長梁華在接受媒體采訪時表示華為把云業務放到了企業級業務之下,所以沒有具體的數據,并且把云和軟件服務放到一起,云計算業務的營收情況猶如霧里看花,另據消息人士透露,雖然目前云業務仍保持一級部門架構,但實際上已經內部降級,該內部人士還透露,華為的云業務分散在各個業務BG中,企業級業務有云,云業務有云,連終端業務也有云,并沒有形成合力,并且華為做云重視大項目,關注大單,總想一口吃個大胖子,沒有小顆粒業務支撐,以上所說的這些因素,會成為影響華為云業務是否能夠得以長期穩定發展的重要因素。

  對于百度云來說,云計算這個產業則是另外一番境地。早在2010年中國IT領袖峰會上,李彥宏曾表示,“云計算這個東西不客氣一點講它是新瓶裝舊酒,沒有新東西”。今天李彥宏恐怕很后悔說過這句話,因為據說今年百度云上升為百度重點戰略級業務,今年擴招近2000人,人數擴增超一倍。

  云計算是一場持久戰,中國經過十年的發展,云的普及率也僅僅10%,亞馬遜的云計算業務AWS孵化了近10年才開始盈利,阿里云2009年成立至今歷時10年仍處于投入期。建設一個具有規模效應并實現盈利的云平臺,前期投入成本巨大,時間漫長,包括基礎設施建設及每年的折舊費用、研發支出、人員開支、生態培育成本等,從某種程度而言,廣積糧、高筑墻、緩稱王是云計算企業走向成功的必由之路。從這個角度來看,先發者歷時數年積累的成熟產品、市場及服務經驗,相對于后來者是一道難以在短期內跨越的高門檻。對目前急需業績支撐和業務抓手來穩住資本市場信心的百度來說,做云的第一個問題是能否堅持下去,第二個問題就是在搜索出現虧損的情況下,還有沒有那么多資金可以投入。

  從百度的業務來看,今天能夠拿得出手的業務乏善可陳,支撐依然是傳統的大搜索業務,人工智能技術方面雖然在國內非常領先,但是投入巨大,目前并未見成熟的商業模式。這不是百度一家的問題,即使如頭部廠商也同樣如此,憑借ALPHA GO在圍棋上戰勝李世石而名聲大噪的頂級人工智能企業DEEP MIND,2018年虧損高達12.665億,并且在不斷擴大,營收區區1.25億美元,如果不是有背后強大的金主爸爸谷歌母公司Alphabet,恐怕早就撐不下去了。對于目前傳統搜索業務出現虧損的百度來說,是否還能保持巨大的投入來維持其人工智能的領先地位以及繼續講智能云的故事,值得打個問號。

  業界普遍的共識是云計算和人工智能、大數據是最佳組合,但是對于企業來說,并不關心這項技術本身,更關心的是這個技術能夠在哪些方面幫助到企業,所以盡管百度在人工智能方面做了巨大投入,并且形成了一定的技術優勢,但是落實到應用層面優勢并不明顯,原因很簡單,百度過去并沒有 TO B應用解決方案方面的能力,目前可見的一個應用場景是百度智能音箱而已,但是云計算的市場主要集中在企業級解決方案。

  所以,云計算對于百度來說,是否只是一個百度需要抓住的和外賣、無人駕駛一樣的風口,百度是否真心想做云計算,是否有能力、有實力打這樣一場持久戰?是否能夠繼續保持告高速增長甚至其云計算營收里,有多少是真正云計算領域的,恐怕只有自己知道了。因為對于號稱All in AI,并且有著最強AI實力的百度來說,現階段能夠抓得住的風口,也只有云計算了。這種投機心理,過去這幾年里屢見不鮮,外賣號稱投100億最后賣掉了,無人駕駛剛剛也傳出消息人員分流,項目停滯不前了。云計算,百度能堅持多久呢?

  無論是云計算的傳統前幾列強,還是新進的百度云和華為云,在中國云計算產業高度集中化的今天,可能除了阿里和騰訊以外,對于其他各家來說,如何穩住、保住自己的市場地位,是大家都會面臨的問題,至于其中哪家有虛火、哪家可持續,則有待市場來考驗了。甚至到最后,這個排名可能已經不重要了,更關鍵的是“不看廣告,看療效”——云計算服務是否能夠真正為企業提供有價值的服務,幫助企業實現數字化轉型。

責任編輯:

相關推薦

相關新聞

回到首頁 回到頂部

網站簡介 - 廣告服務 - 誠聘英才 - 聯系我們 - 法律聲明 - 友情鏈接

加拿大快乐8作假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