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 文章內容

卷走谷歌5000萬加入Uber,硅谷天才工程師被控商業機密盜竊罪!

【導讀】本周二,前谷歌和Uber工程師Anthony Levandowski被聯邦檢察官指控犯有33項盜竊罪,并企圖盜竊谷歌的商業機密。這位曾經叱咤風云的“天之驕子”如何走到這個地步?他和谷歌又有怎樣的“愛恨情仇”?

Anthony Levandowski,曾經是硅谷最受追捧的技術專家之一。

作為自動駕駛汽車技術的先驅,他是谷歌聯合創始人Larry Page的心腹,并幫助開發了這個搜索巨頭的自動駕駛汽車。Uber也向他尋求幫助,以獲得自動駕駛汽車的技術的優勢,風險資本家向他投錢。

曾經風光無限的Anthony 在本周二被聯邦檢察官指控犯有33項盜竊罪,并企圖盜竊谷歌的商業機密。

在加利福尼亞州圣何塞聯邦法院的一次傳訊中,39歲的Anthony在父母的陪同下交了200萬美元的保釋金,檢察官以有“逃跑風險”為由令他佩戴腳踝監控器。

加入谷歌近10年,“天之驕子”與谷歌的“愛恨情仇”

與無人車之父合作谷歌街景項目

2007年,畢業于加州大學伯克利分校的Anthony加入谷歌,與Sebastian Thrun(谷歌無人車之父,斯坦福大學教授)一起做谷歌街景項目。在2007年底之前,谷歌街景車終于達到了Larry Page的要求,完成了采集百萬英里的道路圖像。

在用街景項目震撼了Page之后,Thrun提出了一個野心勃勃的項目——“Ground Truth”。他們計劃用車輛、飛機再加上印度2000多名制圖師,為全世界的街道繪制地圖。

項目一旦成功,谷歌就不再需要為外部地圖支付昂貴的許可費,并可以為安卓手機提供免費的實時導航路線。這也成為了智能手機時代初期,谷歌和蘋果公司競爭的最大賣點。

加入自動駕駛團隊,逐漸獨挑大梁

不出所料,Ground Truth項目取得了巨大的成功,其速度及準確性甚至超過了谷歌街景。于是,Page賦予了Thrun隨意選擇項目的自由,最終,他選擇回歸自動駕駛汽車,而作為Thrun左膀右臂的Anthony也一起加入。

2008年,Project Chauffeur項目正式啟動(Project Chauffeur即眾所周知的“谷歌自動駕駛汽車項目”,2016年,該項目發展成為獨立的公司Waymo,成為谷歌母公司Alphabet旗下的自動駕駛公司),Anthony作為工程師負責其中的一些技術工作。

在接下來的幾年間,Anthony逐漸挑起了Project Chauffeur的大梁。

2011年Page曾承諾,如果Project Chauffeur項目取得成功,Anthony將拿到新公司的股票期權,以及10%的項目營收——這一決定后來讓谷歌付出了巨大的代價。

失寵、冷戰、掏走谷歌5000萬加入Uber

后來,Chris Urmson接管了谷歌自動駕駛部門,而這本應屬于Anthony。從那以后,二者的關系就異常緊張。

2013年7月,一家名叫Odin Wave的小公司已經訂購了與Google激光雷達非常相似的定制零部件,而該公司注冊日期剛好是Anthony在谷歌失寵前后。

后來,Anthony與谷歌進入了“冷戰”。至于Anthony為何遲遲不肯離職的原因,恐怕也是為了谷歌的獎金。

2015年,谷歌到了兌現Project Chauffeur項目承諾的時候。雖遭到降職,12月時Anthony仍舊從谷歌口袋里掏走了5000萬美元,比排在第二位的幾乎高了一倍(2800萬美元)。

2016年1月27日,Anthony悄無聲息地從谷歌離職了。

谷歌內部調查發現驚天秘密

短短數周后,Anthony就擬好合同,準備將自己創辦的Otto公司賣給Uber。

2016年8月,Uber宣布收購Otto,并任命Anthony擔任Uber自動駕駛部門的主管,負責個人交通、物流和卡車等方面業務

這時,谷歌展開了內部調查,發現Anthony離職前陸陸續續從谷歌內部下載了約10TB的機密文件,其中很大一部分都是關于激光雷達技術的。

諷刺的是,2016年8月Uber花了6.8億美元收購剛剛成立6個月的Otto時,正是因為看中了該公司的激光雷達技術。

12月,一位Waymo員工錯手轉發的供應商郵件暴露了一切:郵件附帶了一張Otto電路板的圖片,其設計與Waymo的激光雷達驚人的相似

2017年2月,Waymo向舊金山聯邦法院提交訴訟,稱其前自動駕駛汽車部門軟件工程師Anthony Levandowski在2016年2月離開谷歌創立自動駕駛卡車公司Otto之前,使用了Waymo內部定制研發的LiDAR(激光雷達)技術來啟動Otto,并隨后用于Uber自主開發技術計劃

從這以后,Waymo對Anthony和Uber的指控拉開了序幕。

拒絕作證被Uber解雇,自創AI宗教

Anthony援引美國憲法第五修正案,拒絕在本案中作證。因未配合訴訟調查,Anthony 于2017年5月被Uber解雇。

在被Uber解雇后,Anthony也沒閑著,建立了一個名為“Way of the Future”(未來之路)的AI宗教組織,旨在“發展和促進實現基于人工智能的上帝;通過對上帝的理解和崇拜,為改善社會做出貢獻”。后來他又創建了另一個自駕車公司Pronto.AI

2018年2月,Uber與Waymo達成和解協議,Uber將支付給Waymo 0.34%的股份作為賠償。根據當時Uber的720億美元估值,相當于向Waymo支付了大約2.45億美元

對于Anthony來說,這次的刑事指控可以說是一記重拳,如果罪名成立,他將面臨最高10年的監禁和250,000美元的罰款,以及每一項罪名的賠償。

曾經的天之驕子如今走到這個地步,你怎么看?

本文轉載:新智元(AI_era

編輯|阿板 校對|堅果 視覺|牛小偉

文章已經在微信公眾號原創發表,

需要轉載,請在公眾號后臺聯系我。

簡介:企業家的即時工具書

責任編輯:

相關推薦

相關新聞

回到首頁 回到頂部

網站簡介 - 廣告服務 - 誠聘英才 - 聯系我們 - 法律聲明 - 友情鏈接

加拿大快乐8作假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