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 文章內容

人與人的信任 可以快遞嗎

  淡淡淡藍

一想到我信里寫的那些女人之間的私密和體己話,我更是戲精上身。完了完了,他會不會在網上曝光我的信……

要寄快遞,給前幾天退貨時直接在官網約的快遞員打電話:你能在兩小時后到某個地點來取件嗎?

快遞員說:我已經不在你們那個片區,我把你們片區新來的快遞員電話發給你。

就這樣,我加上了一個快遞員的微信。他的名字很特別,叫“張李強”,他最近的一條朋友圈狀態是在5月,是請寄件人確認收貨時給一個五分好評。

我在他的名字后面加上“申通”,隨手設置了“不讓他看我的朋友圈”。

從此,他成了我寄快遞的首選快遞員。不用包裝得很好,不用在線填單子,只需把地址復制給他,把東西交給他就OK。

某個周末的早晨,要給遠方的好朋友寄禮物,臨時想到禮物和手寫信是最佳搭檔。于是認真坐下來給朋友寫信,寫了平時在網上輕易不會說的私密話題,傾訴了內心的困惑和焦慮,分享了別人的八卦和秘密。洋洋灑灑寫完三張紙,抽屜里找一個舊信封,把信塞進去,沒有膠水,那就不封口了。把禮物和信裝進一個束口布袋,等他上門取件。

發出消息不久,他就來了,我拎著布袋交給他,他問我是什么東西,我說是一些小飾品,他說“好,你把地址發我”。

后來我就忘了這件事情。直到午睡后想起,咦,怎么還沒收到他發我的單號憑證。

按照以前的流程,他收件后半小時左右會發我單號截圖,我支付他快遞費。一直等到傍晚六點,沒有消息;晚上八點,還是沒有消息。微信上詢問他,沒有回復。給他打電話,沒有接。

我開始焦灼不安。我太容易輕信別人了,他不是我在官網上找的快遞員,我寄的快遞都是通過他私人下的單。他一定是打開了我的束口袋,企圖私吞了我寄朋友的禮物。不不,禮物不值錢,他一定是偷看了我的信。天哪,一想到我信里寫的那些女人之間的私密和體己話,我更是戲精上身。完了完了,他會不會在網上曝光我的信,雖然我不是十八線小明星,但我不是剛出了一本書嗎?

我捶胸頓足,懊惱不已。想起之前好多次的寄件,因為沒有外包裝袋,我都是委托他幫我裝袋的,難道他給我的信任,都是蓄謀已久的偽裝?難道,我要為我的大大咧咧和毫不設防付出代價?

正瘋狂搜索官網上的投訴電話時,他的電話來了!

他說:“我在外面接件。雨太大一直沒有聽到電話,等下回單位會發你單號。”

我看了看窗外,大雨滂沱。他永遠不會知道,就在這幾個小時里,我的內心戲已經上演了十八集。

我為自己錯怪了一個人而羞愧,又為自己獲得了一個值得信任的人而慶幸。

有段時間,幾個圈中的朋友要買我的簽名書,連續一周,都約他上門取件。為防止他搞混,我在每本書上都貼了標簽區別地點,囑咐他裝袋的時候萬萬不能搞錯地址,因為每本書上寫的話是不一樣的。

他眼神里有好奇,但并沒有問什么。

后來,我在閑魚上開始賣閑置的衣服。生意有一搭沒一搭的,有時候一個月能成交兩三件。記得有一次匆匆忙忙,我甚至來不及把衣服疊好,就交給了他。

他終于忍不住發問:你是賣衣服的?

我忍住笑,說“嗯”。

昨天,又要寄件。我在通訊錄上搜索到他,給他發消息:我今天要寄快遞。

他很快回復我:我已經辭職不干了。

我驚訝:啊?

他說:你支付寶下個單好了,他們會來拿的。

我看了看他的朋友圈,沒有新的內容更新。我和他的聊天記錄里,距離我上一次寄件正好一個月整。

我有些許的悵然若失,我的信任清單上少了一個可靠的人。

他不再干快遞了嗎,還是辭職去了其他的快遞公司?我不得而知。從此以后,我們之間應該再也不會有任何交集。

手機屏幕停留在“刪除聯系人頁面”好久,最終退出,放棄。有時候,順其自然也許才是最好的結局。

支付寶下了單,幾秒鐘后有快遞員接單的提示。兩分鐘后,電話響起,快遞員告訴我他半小時后來取件。半小時后,門鈴響起,一個陌生的快遞員出現在我面前,我把要寄的書裝在束口布袋里,依然沒有封口。我愿意相信,我遇到的仍然會是一個值得信任的快遞員。

流動的生活,流動的快遞員。生活的有趣之處,就在于這種種相遇。相遇之后的故事,無法預料,不可捉摸,卻讓人充滿期待。好的,壞的,都是生活贈送我們的珍貴禮物。

責任編輯:

相關推薦

相關新聞

回到首頁 回到頂部

網站簡介 - 廣告服務 - 誠聘英才 - 聯系我們 - 法律聲明 - 友情鏈接

加拿大快乐8作假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