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 文章內容

今天,特朗普當選總統以來首次密訪硅谷,想要干嘛?

今天上午,川普的身影出現在了Palo Alto,這可是他當選總統以來第一次訪問硅谷!上一次川普到訪硅谷還要追溯到2016年,當時的他在San Jose舉行總統競選宣講會,結果以被抗議者暴力干預而收場。

一直以來,川普和硅谷之間的關系不說是“劍拔弩張”也算是“相愛相殺”了,互相看不順眼但又不得不相處,川普似乎不到萬不得已也不想來硅谷晃悠,所以上任以來一次都沒來過。

(2016年特朗普在san jose的宣講現場,圖片來源于網絡,版權屬于原作者)

據了解,為了避免抗議活動發生,一直到本周一前川普的此趟行程都處于保密狀態。小探今天在路上,也沿路看到了一排長長的警車,不知道是不是跟川普擦肩而過了呢。

那么,這次川普來硅谷是為了啥?難道是為了調研科技產業發展情況?(呵呵...)

當然不是!說白了,還是為了選舉拉票和資金籌集。硅谷這塊閃閃發光的“金餑餑”,哪個候選人想輕易放棄呢?

據相關媒體報道,今天的籌款活動在Sun Microsystems 公司前CEO斯科特麥克尼利的豪宅內舉行,下午川普的硅谷訪問行程預計將為他的連任籌集300萬美元。但仍然有部分抗議者前往了募捐活動區域,還放飛了一只充氣的baby trump的氣球...

(活動現場川普抗議者放飛氣球,圖片來自SF gate網站,版權屬于原作者)

偏保守主義的共和黨與自由主義盛行的硅谷從基因里似乎就是背道而馳。作為民主黨的“票倉”,在上一輪總統競選中,川普一度被媒體稱作“硅谷之敵”。但自川普上臺后,即便萬千不樂意,為了利益,雙方也在嘗試坐下來溝通交流。

今天我們就來回顧一下川普剛上臺時與前不久與硅谷相關的兩次大會,也聊聊為什么硅谷在總統競選中依然顯得如此重要,讓川普不得不“拉下面子”還是要來硅谷走一遭。

2017年6月:川普和科技大佬們尬聊,瞄準千億級商業蛋糕

川普上任后不久,他的女婿賈里德組織了一場川普與硅谷科技大佬們的面對面。賈里德于2017年五月初成立了American Technology Council(美國科技委員會),接著6月份就以該委員會的名義召集了諸多硅谷大佬參加座談。

重磅級的科技大佬來了三個:蘋果CEO蒂姆·庫克;微軟CEO薩提亞·納德拉和亞馬遜CEO杰夫·貝索斯。這三人也圍坐在最靠近川普的座位上,不過看他們當時的表情,絕對不認為這是一種優待。(悲傷難以自抑的庫克和貝索斯,以及偷偷翻白眼的納德拉)

除了這三人,還有其他15名科技公司高管,包括以下公司的CEO:MasterCard、OpenGov、甲骨文(聯執CEO)、VMware、Palantir、英特爾、Akamai、SAP、Qualcomm、Adobe、IBM和Accenture。

右邊為Peter Thiel

另外,Peter Thiel當仁不讓要出席捧場;谷歌母公司Alphabet執行主席Eric Schmidt,和VC機構Kleiner Perkins主席也都到場。

值得注意的是,Uber的CEO和埃隆·馬斯克,這兩位公開辭去政府職位的科技領袖都未出現;Facebook的扎克伯格接到邀請,卻以“和其它安排沖突”而拒絕;Twitter作為川普最為摯愛的應用,其CEO杰克·多西可能跟上次一樣,沒有接到邀請。

為什么說現場是在尬聊?因為從長達四小時的會議主題,看起來完全不需如此大張旗鼓興師動眾。這個主題是:如何借由技術創新來幫助(白宮)政府跟上時代。此前川普甚至都懶得任命幾個關鍵的科技職位,每日短訊會議也沒有科技背景的人參與。看起來他不太像是關心這個話題的人。也許只是借著這一由頭,彰顯自己的權力和威望。

川普在會議尾聲發表宣言,“在這些棒呆了的美國商業精英們幫助下,我們會改變現狀。”然后開了個玩笑捧一捧自己,“這個會議室的人管理著大概3500億美元的市場資產——恰好是我上任以來創造的財富總數呢。”

大家配合地發出了笑聲。(尷尬而不失禮貌)

當時科技大佬們參會意圖是什么?有其他高級政府官員表示:我們邀人參加會議時可沒碰到任何不情愿,反而有個長長的waiting list,上面的人都排隊求邀請呢!

這話可能不假。也許科技圈的人并不喜歡川普,他的很多執政理念都得不到硅谷的贊同。不過這次公開會議結束后,各家科技公司會和聯邦高管展開具體的商業談判,這才是激動人心所在。

聯邦政府每年花在信息科技上的指出大約有800億美元,是一塊大蛋糕。現在,很多部門,比如擁有海量數據的國防部,使用的技術都已經過時(一些數據系統已經有50多年歷史),并且每年需花費大量資源來維護,因此急需更新。另外聯邦機構現有6100個數據中心,很多都能被合并、或者轉移到云端。

(國防部五角大樓,圖片來自于網絡,版權屬于原作者)

各家科技公司都對這些潛在訂單報有極大的興趣,比如云端業務就有來自Salesforce、英特爾、IBM和亞馬遜的人較勁競爭。政府付賬單穩定可靠,形成長期合作關系更是前景光明。舉個例子,曾經的SpaceX瀕臨倒閉邊緣,是來自聯邦航空航天局的訂單拯救了它,如今雙方已經簽訂到第十個訂單。

另外,大家在減稅政策上也達成一致。參會后,大佬們無論真正的心情如何,也都表面上融融恰恰,罕見地對川普提出了表揚。這些表揚,也都某種程度上對川普造成了約束,或類似于和他簽下了某種協議。

2019年7月:硅谷社交巨頭缺席峰會,川普試圖以行政命令加強硅谷監管

然而,兩年之后,貌似川普跟科技大佬們的關系又僵了不少。今年7 月 11 日,川普在白宮舉行了“ 2019 社交媒體峰會”(Social Media Summit)。此次社交媒體峰會中,谷歌、Facebook 和 Twitter 都公開發聲,公司沒有收到相關邀請。(少了這三家大佬的話,還能叫社交媒體峰會嗎..)

(截圖自 CNN 報道)

這次峰會的目的是川普想跟這些公司討論社交媒體的力量。既然是社交媒體峰會,“社交媒體大佬們”都不參加的話,誰會參加呢?據 CNN 透露,白宮不邀請真正意義上的“社交巨頭”參加,反而邀請其政治盟友參加此次活動。

比如傳統保守派智囊團 Claremont Institute,還有一些極右翼的互聯網人士出現,像曾在推特上宣傳過極端主義的 QAnon 陰謀論的電臺主持人 Bill Mitchell 等。難怪有多家媒體稱:川普并不是跟社交媒體巨頭見面,而是跟那些支持他的右翼分子(right-wing extremists)見面。

到底這場見面會上川普說了什么呢?

川普除了表達對自己Twitter粉絲數流失的不滿,還在會上透露了很重要的一點是,他正在指導其行政部門,研究任何可能采取的立法和監管行為,以提高透明度,提高問責制。也就是說,川普有可能頒布行政命令,對這些科技巨頭進行監管。

據 CBS 報道,這場峰會上,少數共和黨人確實呼吁更多的政府干預,比如共和黨參議員 Josh Hawley,要求社交媒體巨頭不會審查言論。

不過,川普對 Facebook、Twitter、谷歌的“控訴”其實由來已久了。因為他總是稱,他們更偏向于“民主黨”,川普在6月接受福克斯的采訪中,更是說,自己發現“人們很難在 Twitter 上加我......而且(推特)讓我難以傳達信息。”

雖然目前還不清楚川普是否打算對科技公司實施更嚴格的監管,但早在今年 6 月 4 日,美國眾議院司法機構小組委員會負責人曾向媒體證實,美國政府準備對亞馬遜、蘋果、Facebook 和谷歌 4 大科技巨頭進行反壟斷調查。美國司法部上一次發起的對大型科技公司的反壟斷調查發生在 1998 年,當時的調查對象是微軟。

不過,像 Facebook、谷歌和推特等其他眾多巨頭曾多次否認,互聯網公司不會偏袒任何政治意識形態。而且保守分子集團已經很好地利用了社交媒體平臺。

硅谷正在發揮越來越大的政治影響力

盡管川普跟硅谷關系不怎么樣,但作為全球創新發源地,硅谷既是科技巨頭的聚集地,也可能是政府的贊助商、競爭對手乃至合作者,正在各領域發揮著自己的政治影響力。

先來談談硅谷通過社交媒體發揮的巨大政治影響力。

首先,社交媒體已經成為政治和政府溝通不可或缺的一部分,使得國家越發依賴硅谷,把它當成了一個供應商。從本質上講,硅谷平臺已經成為了政府面向受眾的最大媒介,也是總統候選人最大的營銷工具。從一開始的奧巴馬總統,到后來的川普。

《紐約時報》就報道指出,自 2018 年 5 月以來,特朗普總統在其連任競選活動中,已經購買了價值超過 1000 萬美元的 Facebook 廣告,這已超過其他任何候選人或團體。

而與此同時,科技巨頭愈發愿意就政治領域發表影響力。近年來,科技巨頭對發表政治言論表現出更大的興趣,這是它們品牌塑造、自我意識不斷提升的必然產物,旨在標榜自己是積極的力量(而不僅僅是為了獲利)。

(上一屆大選twitter成為必爭之地,圖片來自于網絡,版權屬于原作者)

除了媒體宣傳效應之外,硅谷讓人不得不關注的一個點就是:錢。硅谷跟華盛頓可以說,在金錢上互為“大客戶”。

當然,從技術上來說,華盛頓離不開硅谷,因為有了硅谷各種創新技術的幫助,政府系統逐漸變得更加數字化、自動化,辦公效率也更高。

但更實際的一點,從金錢上來看,硅谷已經超越了傳統行業,比如石油、汽車等,成為新的游說巨頭。

《硅谷帝國》中記錄了一個數據:據美國響應政治中心稱,2017年,Alphabet(谷歌母公司)花了超過 1800 萬美元進行游說,亞馬遜花了 1280 萬美元,Facebook 花了 1150 萬美元,加上蘋果的話,這四家巨頭游說總額就高達 5000 萬美元。

除了游說之外,硅谷巨頭的身價也大得嚇人。據《硅谷帝國》透露,2017 年蘋果的現金儲備超過2500億美元,但 2016 年 11 月,美聯儲賬面資金也不過 1180 億美元。也就是說,蘋果的現金儲備當時已超過美聯儲。

(首次科技巨頭跟川普見面時的市值總額)

所以,根本無法簡化硅谷跟華盛頓的關系是愛還是恨。每一天,硅谷都可能同時充當著華盛頓的供應商、合作者、贊助商、顧問、溝通者、競爭對手以及敵人。

因此,也不難理解為什么這次川普千里迢迢也要來硅谷拉拉票。不過,據悉川普此次硅谷行,依然不受大多數科技人員的待見,支持者主要還是一些社交名流、藝術家及部分投資人。

責任編輯:

相關推薦

相關新聞

回到首頁 回到頂部

網站簡介 - 廣告服務 - 誠聘英才 - 聯系我們 - 法律聲明 - 友情鏈接

加拿大快乐8作假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