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 文章內容

5G可能是中小手機廠商的毒奶

不信邪,大概就是當下中小手機廠商的心聲。

華為、vivo、OPPO、小米等緊急備戰5G市場的當口,曾經在4G浪潮中倒下的中小手機廠商,不乏卷土重來之勢。

先是字節跳動悄悄復活了“錘子商城”,據說新的產品也在醞釀當中;即使是在華市場份額每況愈下的三星,也在中國市場推出了首款5G手機;而金立重回手機市場,組織代理商舉辦圓桌會議的消息,徹底暴露了中小手機廠商之于5G的野心。

正如坊間所盛行的一條法則:每一次通信技術迭代,都意味著老巨頭的掉隊和新巨人的崛起,3G、4G時代都未能逃脫這樣的宿命,到了5G來臨的前夜,自然有一些人試圖潛龍奮起,尋找取代老牌廠商的可能。

技術迭代的魔咒

在通信技術迭代的魔咒面前,所有人都變得小心謹慎。

如果說諾基亞在3G時代的轟然倒塌,錯在戰略判斷,沒能抓住Android的快車,反倒與微軟遺恨結盟,最終給了蘋果和三星搶跑的時機;中興、酷派、聯想的掉隊,直接原因是與運營商渠道緊密綁定,未能專注線下和互聯網渠道的紅利。如今站在金字塔頂端的華米OV,多半不愿讓悲劇第三次重演。

就像雷軍在近期的業績電話會議上坦陳,“5G爆發前時間點很難把握,每一次通訊技術換代總有手機廠商掉隊,小米認識到這樣的風險,團隊內部有做好應對策略。”與諾基亞、聯想們的“放松警惕”不同,這一代的掌舵者無疑多了幾分憂患意識。

而比喊口號更能表明態度的,是華米OV的行動力。中興Axon 10 Pro的5G版上市不久,華為就正式開賣Mate 20 X 5G,另一家老牌廠商vivo則直接將5G手機的價格拉低到了4000元以下。不出意外的話,OPPO、小米等也將在今年下半年發布第一款5G產品,在時間上已經搶跑于5G時代的潛伏者。

不止如此,在4G紅利末期市場容量出現開始負增長的時候,老牌巨頭們早早開始準備“第二手牌”,一是在研發、生產、營銷、渠道等領域加速布局,極力補齊自身的每一個短板;二是借助子品牌、新系列的方式,覆蓋了時尚手機、游戲手機、拍照手機、商務手機等多個維度,并盡可能多的進行資源投入。

特別是在整體市場銷量有減無增的大背景下,老牌廠商們正竭力擠壓“小而美”的生存空間,進攻態勢遠遠多于防守,與3G和4G初期有著截然不同的局面。而在老牌廠商的“銅墻鐵壁”面前,僅僅以5G作為進攻的武器,或者原地等待對方犯錯,似乎并不能滿足中小手機廠商逆天改命的訴求。

況且還有一個偽命題:既然巨頭都存在淘汰掉隊的可能,為何抓住機會的是中小手機廠商?事實似乎恰恰相反。

紅利窗口被折疊

諸葛亮在《將苑》中提出了“兵勢有三”的說法,也就是后來屢被提及的天時地利人和,沿著這樣的出發點思考,中小廠商的機會窗口并不樂觀。

不久前的中國聯通2019年度中期業績發布會上,王曉初直言中國聯通沒有考慮對5G手機補貼,早期以功能包的形式進行推廣,比如每月190元的最低套餐,長遠將將謀求根據用戶的質量、速度的不同,嘗試差異化定價。

畢竟從手機廠商們的表現來看,運營商并不焦慮沒有廠商為5G買單。兩三個月前還流行著5G手機動輒上萬的說法,現在卻可能會出現價格戰的趨勢,對于品牌、產品、渠道均不占優勢的中小手機廠商,自然不是個好消息。

何況5G的先天設計,在很大程度上限制了性價比策略的生存空間。

一方面,無論是驍龍855、Exynos 9820還是麒麟980,并沒有內置對5G網絡的支持,需要外掛驍龍X50、Exynos 5100、巴龍5000等基帶來實現5G功能,無形中增加了手機的功耗。此外目前的5G終端采用的是Massive MIMO天線技術,需要在手機里內置至少8根天線,同樣會產生較大的功耗。在電池技術的瓶頸尚未解決的前提下,5G手機的體驗取決于手機廠商的軟硬件優化能力。

另一方面,5G的高帶寬意味著在同等時間內需要處理比4G更多的任務,也在變相增加手機的功耗和處理能力。為了解決這一不足,手機廠商們不得不使用新材料、配置性能強悍的芯片、采用AMOLED屏幕等保障用戶體驗,加上軟硬件優化的研發成本,短時間內很難上演低價收割市場的戲碼。對于那些不愿意冒“賠本賺吆喝”風險的中小手機廠商而言,5G有著足夠大的誘惑,卻也是一塊燙手山芋。

簡而言之,純粹在手機賽道上與老牌巨頭們硬碰硬,儼然不是個聰明的選擇。在5G手機方興未艾,5G手機的營銷價值大于盈利,運營商和上下游產業鏈都還剛剛起步的時候,押注5G打起銷量彎道超車的算盤,可能并不是個好主意。

等待殺手級應用

沒有人會懷疑5G即將帶來的變革。

IoT、自動駕駛、VR……幾乎所有貼上5G標簽的新興技術,都足以講出一個刷新人們認知的新故事。可智能手機在5G時代將出現什么樣的革命性變化,至今尚未出現令人信服的答案,即便是已經開始試水的玩家們。

甚至說,在5G的殺手級應用出現之前,所有的動作和布局都不過是在自以為正確的方向上的探索。諾基亞當初為何會拒絕安卓選擇微軟,“中華酷聯”為何為了補貼深度捆綁運營商渠道,與眼下發生的景象別無二致。

只是巨頭們并不缺少試錯的資本,有如vivo推出的“一主三輔”的發展戰略,將5G場景入口從手機進一步拓展到AR眼鏡、智能手表、智能耳機等等;華為的消費者BG也在手機之外先后推出了智能眼鏡、智慧屏等產品,一旦手機這樣的主力業務判斷失誤,仍然有機會憑借品牌、渠道、資本優勢進入新的戰場。

中小手機廠商卻不同,就像我們只記住了諾基亞的悲劇,當年效仿諾基亞,乃至幻想在同一賽道里打敗諾基亞的玩家,大多已經被人們所遺忘。類似的一幕,那些指望在5G紅利下東山再起的手機廠商,是否陷入了同樣的陷阱,眼睛盯著老對手們在手機業務上的一舉一動,并思考其中存在的破綻,反而忽略了5G的其他應用場景。

相比于金立為代表的落寞手機廠商,騰訊們的動作似乎更值得警惕。有別于4G出現時插足做手機的說法,騰訊頻頻出現在各大手機廠商們的合作名單內,瞄準的是可能被5G徹底引爆的云游戲。參照任天堂打造Switch的路徑,假如云游戲被印證是5G場景中的殺手級應用之一,何嘗不存在軟硬一體化的機會。

當然,也不排除哪家中小廠商有幸成為5G時代的濫觴者。然而僅僅看到5G所引發的換機紅利,就試圖余燼復起從中分一杯羹,就當下的局面而言:雖然5G的商用即將在9月1號拉開帷幕,雖然輿論對5G的熱議持續升溫,雖然5G引發的換機潮是不爭的事實,但5G的紅利期尚未出現,這個時候選擇一場豪賭,不過是加速消亡的“毒奶”罷了。

責任編輯:

相關推薦

相關新聞

回到首頁 回到頂部

網站簡介 - 廣告服務 - 誠聘英才 - 聯系我們 - 法律聲明 - 友情鏈接

加拿大快乐8作假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