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 文章內容

專訪趙紫州:“塵埃里鮮花盛開”,給機器人裝上“慧眼”和“大腦”

文丨倪霞

采訪丨余欣婷 倪霞

一般來說,制造業的發展遵循由低端向高端、粗放到精密、勞動密集向技術密集的發展路徑。制造業由起步到發展成熟后,通常都會面臨發展瓶頸。此時,唯有探索新模式,才能跨上發展新臺階。20世紀初,當遭遇制造業發展瓶頸,英美選擇讓制造業空心化,轉而擁抱高利潤的金融業;與之相反,德國則利用精密、高效的生產堅守制造業。

反觀國內,經過近三十年的開放合作與自主探索,中國制造業得以快速發展、產業競爭力明顯提升。與此同時,中國經濟發展到新階段,早期的人口紅利逐漸喪失。在面臨勞動力短缺、成本提升等困境時,中國制造業亟需轉型。

幸運的是,以、大數據、云計算為代表的新興技術也在蓬勃發展。并且,AI在自動駕駛、金融科技、安防監控等領域已逐漸擴大應用。那么,當人工智能遇上傳統制造業,會擦出怎樣的火花?“我們的核心技術就是AI深度學習算法”趙紫州表示。

深圳微埃智能科技有限公司,從提供定制AI解決方案切入,以AI手眼系統配合工業機器人,幫助制造企業提質增效,努力改變其與技術發展不匹配的現狀。近日,億歐采訪了其創始人趙紫州,就新科技發展如何落地傳統制造業及微埃智能未來發展規劃等問題展開探討。

未知中蘊含驚喜,“不安分”青年踏上荊棘創業路

前海深港青年夢工廠,可以說是深圳創業的搖籃。這里,是深港及世界青年創新創業,實現創業夢想的新舞臺。這里,不僅匯聚一群留學歸國創業青年,還聚集了一批現代物流、科技服務及文化創意創新企業。微埃智能,就是正在成長的科技企業之一。而其創始人趙紫州,在從加州大學伯克利分校畢業后,就選擇回國創業。

在伯克利上學時,趙紫州主修的專業是化學工程,然而,他對人工智能的理解也不亞于專業人員。他說“伯克利是一個自由、開放、民主的校園,它的課程培養體系是全面系統的。我們不僅學習本專業知識,更接觸了大量類似AI等高科技知識。” 在自由開放的環境下,他還參與到美國勞倫斯國家實驗室和美國太空總署(NASA)的科研項目中。

顯而易見,若按部就班發展,趙紫州可能會成為一名科研專家,其生活也會較為舒適安逸。然而,天生不安分的青年,骨子里多的是折騰的基因。畢業后,放棄美國高薪工作,他毅然踏上回國創業荊棘路。

在談及創業初衷時,趙紫州有稍許激動。“美國是‘developed country’,完成時,意味著未來不會有太多波動。中國卻相反,‘developing’,進行時,意味著一切皆有可能。更多機遇和挑戰下,也蘊含更多驚喜。

然而,僅有情懷的創業報國夢,似乎經不起風浪。創業從來不是一條康莊道,探索之路上荊棘叢生。在微埃成立之前,趙紫州的第一次創業是以失敗告終的,但他并沒有停止折騰。相反,他回歸紡織廠蟄伏,在充分了解國內制造業痛點后,再次投入到科技創業中。

“中國還需要年輕人來建設,尤其是工業領域。在消費端,我國與其他英美國家差別并不是很大。但在工廠,我國的制造業還處于科技應用不多,自動化、數字化、智能化水平不夠的階段。中國的傳統制造業亟待轉型”。趙紫州表示。

的確,中國制造業的發展,已經到了由“量變”向“質變”轉化的階段。制造業高質量發展,正待新科技的活力注入。而人工智能,正是改造制造業的科技之一。

“塵埃”里“鮮花盛開”,AI給機器人裝上“慧眼”和“大腦”

近年來,中國制造業相對其他產業發展較快,成為國民經濟增長的主要源泉。然而,發展中也面臨更多挑戰。勞動力成本增加、技術創新能力薄弱、競爭優勢不明顯、產業結構不合理等,都是目前制造業發展亟待解決的問題。

事實上,在制造業量的飛躍同時,人民的生活水平也在提高;很多新時代勞動者不愿意選擇重復的機械式工作環境。并且,人作為一種智慧性的生物,更加不愿意在沒有發展空間、沒有自由的環境工作。重復性工作,需要新的群體來完成。

趙紫州也表示,“我們家族有在做紡織制造業,通過親身經歷,我能感受到這種環境里工作的艱苦。并且,現在制造業最突出的一個問題是招人難。我們希望通過高科技落地,來抵消人口紅利喪失對中國實體制造業的影響。”

在紡織行業,、綠色化改造需求十分迫切。的技術創新,裝備機械加工工藝的改造,是科技企業落地的重要領域。

趙紫州透露,“紡紗工序,中國市場體量在100億左右,全球約為400-500億。微埃從一個特定工序入手,用機器替代紡紗的一個特定工序, 這個場景大公司不屑于做,小公司沒能力做,我們切入了一個空白市場(紡織)。目前,我們的產品已經在某紡織廠試用,調試成功就會向外拓展。”

現實中,大多傳統紡織廠在惡劣環境中,工廠噪音的污染對耳朵和腦神經產生強烈刺激,并且,大量紡織纖維和塵埃,強吸附在工人的肺部難以代謝,長此以往,工人“生命之花”會逐漸枯萎。

除紡織業以外,焊接市場機器換人的需求也十分迫切。據中國焊接協會和國家勞動局數據,2017年,我國焊接行業就業到達2000萬,按8000元月薪計算,焊接人工市場每年花費高達1.92萬億。由此可見,焊接市場需求巨大。然而,每年焊工缺口300萬,部分領域缺口達90% 。

“焊接工作,強光會刺激眼睛,有毒氣體對呼吸系統傷害極大,嚴重的會影響男士生育。因此年輕普遍不愿意入行”趙紫州表示。

在此背景下,微埃智能深耕工業焊接和紡織行業。通過研發高性能工業智能混合算法體系,將其結合在控制器上來控制機器人的工作,給機器人加上“大腦”和“眼睛”,讓機器人自動尋找加工對象,并令機器人持續深度學習。

搭載AI手眼系統的焊接機器人,在焊前模擬焊工經驗,自動推薦焊接參數,焊接過程中模擬焊工手眼協調,根據工件的公差,重新規劃焊接路徑,進行焊點定位和調整,最后再模擬焊工質檢,實現焊接的流程自動化、智能化。

科技力量注入,煥發傳統制造業新活力

一個國家的發展離不開實體制造業,生產力才是一個發展的根本。現階段生產力的發展,更多地需要科技來拉動。現在的市場以技術創新為導向,制造業未來發展重點在于加強技術創新。

科技創新,人才是關鍵。科學技術進步主要靠創新,創新的載體是人才。微埃的核心團隊,都在AI技術和商業運營領域深耕多年。AI科學家褚英昊,是美國圣地亞哥超算中心博士后,博士畢業于加州大學圣地亞哥分校博士,同時為香港科技大學一等榮耀畢業生;他還發表了23篇國際SCI期刊,曾參與了美國自然科學基金(NSF)及加州能源局 (CEC) 資助的智能電網項目。AI應用總監戴帥,畢業于加州大學洛杉磯分校,曾任華為高級工程師、思科硅谷總部工程師,是香港科技大學一等榮譽杰出畢業生。市場與運營總監何英杰,曾任尼爾森咨詢子公司亞太區市場經理、怡安集團管理咨詢,服務包括華潤、萬科、海航、TCL等大型企業。

在凝聚高端科技人才環境下,微埃智能依托深度學習技術,為傳統制造業賦能。“目前,中國制造業市場痛點明顯,處于傳統制造業轉型升級的關鍵期。事實上,各國在C端差別并不是很大,但在工業場景,自動化、智能化發展還在探索期,中國的發展空間還很大。我們選擇了一個不錯的賽道切入。在多年的深度學習算法積累,我們選擇切入工業,未來的發展前景是明朗的。”趙紫州坦言。

“我們預計明年春夏啟動A輪融資。希望在國內擁有產業資源,或者能帶來國際影響力的資本進入。”趙紫州在采訪尾聲透露。

誠然,中國制造業的發展,需要注入科技力量來煥發活力。加強優勢產業的技術含量,對傳統的勞動密集型產業進行技術改造,實現優勢產業結構升級,是未來制造業發展方向。

責任編輯:

相關推薦

相關新聞

回到首頁 回到頂部

網站簡介 - 廣告服務 - 誠聘英才 - 聯系我們 - 法律聲明 - 友情鏈接

加拿大快乐8作假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