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 文章內容

鴻蒙熱潮背后,科技世界正陷入巨頭困境

圖片來源@Unsplash

文|五矩研究社,作者|宅石頭

1、華為鴻蒙要做的是建立物聯網標準,讓萬物互聯的門檻降低。但隨著科技競爭的加劇以及專利保護的落實,建標準的事情漸漸淪為科技巨頭的“私事”,小公司的影響力及生存空間正在被擠壓,世界的命運漸漸被大公司所綁架。

2、雖然大企業的生存力變得更強,但大企業與大企業之間也存在相互競爭與強弱交替。而隨著5G臨近,巨型企業的命運沉浮正隨著世界物聯網的標準之爭而逐漸加速。

3、華為、三星、蘋果和高通是5G時代的主要參與者,其中三星和蘋果都遇到了自身發展的瓶頸,而只有高通和華為在物聯網的布局中瘋狂賽跑。華為與高通相比,擁有終端優勢,所以華為鴻蒙的物聯網布局比高通更廣的同時,也相對較慢。

4、互聯網巨頭在過去十年比硬件巨頭更早完成標準化,他們按照自己的分類需要,為普通人印上了各種標簽。并通過數據相互流轉,讓我們隨著自己的選擇,走入了人的標準化世界。

大約十天前,華為在深圳的開發者大會上正式發布了鴻蒙OS,這次大會除了宣布鴻蒙OS開源之外,也在大會議程中舉辦了一個媒體并不關注,但十分重要的“編程大賽”。

編程大賽的活動很簡單,讓程序開發者用2分鐘編寫程序,以顯示鴻蒙OS對開發者的友好程度。

按照一位程序員的說法:“鴻蒙OS對開發者的友好程度決定了鴻蒙生態建設的難易程度,如果鴻蒙的應用和游戲建設相對簡單且能產生穩定收益,就能夠更輕易的吸引大量程序開發者入駐,而這些程序開發者的能力水平就是鴻蒙OS未來能走多遠的根”。

事實上,縱觀8月9日的華為開發者大會,鴻蒙全程只在講一件事:如何讓物聯網設備接入鴻蒙。

為了實現這一目標,華為為鴻蒙的物聯網接口建設了許多方便易用的“代碼集”。

按照更準確的說法,也可以理解為鴻蒙正試圖以軟件和硬件為切入點,用開源的方式建立一套新世界的物聯網標準。就像當年聯發科推出SOC一樣,鴻蒙的目標是讓現有硬件產品能夠“零成本”實現向物聯網設備的轉身。

只是,和高通已經初現輪廓的“物聯網布局”相比,鴻蒙這套標準的建設尚在早期階段,后續仍需大量資金投入和磅礴的運氣才能博得5G時代的一席之地。

畢竟,這個賽場上的對手,除了物聯網設備規模第一的小米,還有三星、蘋果、谷歌、微軟和高通等一眾科技巨頭在伺機而動。

讓所有巨頭“梭哈”的動力,除了2030年高達15萬億美元的物聯網市場,更重要的便是標準化的世界趨勢下,曾經站在巨人肩膀上成長的公司正在將巨人的肩膀“私有化”。

這種私有化正在關閉后來者的通道。

只是,對于大多數的人來說,那個并不成熟的“電視”成了這場巨鱷紛爭的“娛樂焦點”,我們普通人的安適,也成了這場標準化運動的最后妥協。

巨頭時代

“我們的芯片很好用,只是沒有錢去做華為和高通那樣推動標準化建設的資本,所以假如某個廠家要想使用我們的芯片,就必須圍繞這個廠家的產品,單獨做一套相互匹配的技術方案。”

“這樣的方案一兩個還行,一但客戶數量變多,這種匹配成本就會變得非常高,這幾乎封死了我們和許多小型公司的合作通道。因為對于絕大部分中小型廠家,把芯片拿過去,要想讓產品形成聯動,他們自己還要解決一系列的邏輯問題”。

這是8月9日,五矩研究社在參加上海人工智能展時,和一家物聯網芯片公司發生的對話。

按照這家國內芯片公司的介紹:現在的科技“進化”速度讓他們有些焦慮,產品方面不僅缺乏把產品依靠各種服務支撐砸成行業標準的資金和技術實力;即便是人才可持續性方面,因為芯片市場直接和國內外一線企業進行人才競爭,也讓他們這些小團隊在面對心儀人才時“力不從心”。

因為據這家公司的對外負責人介紹:

“我們當下能給到的年薪大約在60萬,而華為和蘋果等公司卻可以出100萬甚至200萬。除了薪酬,巨頭企業還有更好的技術交流環境。小公司,如果不是暴利的企業,現在連人才的持續性都是問題。”

在這家芯片企業為人才焦慮的同一天,深圳的華為開發者大會上,華為產業鏈上1500位合作伙伴、5000名全球開發者卻在以鴻蒙為中心的標準建設上進行的如火如荼。

在開發者大會的介紹中,華為手機負責人余承東還透漏:“華為目前在170多個國家,15個數據中心,擁有91萬應用開發者”。這樣的人才儲備,為鴻蒙OS的物聯網建設打下了生根的基礎。“

所以,當科技從競爭走向巨人時代,一個我們可能并未注意到的趨勢是:以華為、高通、三星、和蘋果為代表的技術型企業,正在形成技術高地的絕對優勢。

這一趨勢,曾得到了美國媒體Inc的數據支持。

據Inc2018年統計:2000年時,每年有15%到20%的小公司通過自己的努力成為中型甚至大型公司,但這一比重,在2017年時直接腰斬。

與此有關的另一組數據是:2000年時,每年有75%到80%的大公司保持著市場的龐大地位,但這一比例最近增加到89%。

讓超級企業保持優勢的原因正在變多,據五局研究社了解,國外的一線媒體將這種趨勢歸結于兩點:

一是隨著信息技術的發展,一家企業的員工數量上限正在被打破。

企業內部溝通及工作的信息化,讓企業效率得到了充分提升。以前大魚吃小魚,快魚吃慢魚的競爭規則,隨著大象本身變的靈活,而走向了靈活大魚通吃的世界。

事實上,從一線公司的號召力來看,大象的體形正在隨著外圍支援者的增多,而變得抽象化。就像蘋果公司在2018年時只有13萬2千名員工,但蘋果的IOS系統卻擁有幾十萬開發者在以各種身份為蘋果工作。他們通過網絡,以陌生人的合作聯系在一起。

二是專利壁壘的保護,讓大型科技公司正在將“巨人的肩膀”私有化。

佐證這一事實的數據是,全球研發投入前十的公司也在全球專利申請中名列前茅,而隨著專利數量的累計,據美國Inc的另一組數據顯示,美國的創新型企業正在急劇減少。

比如2G、3G和4G的核心專利基本被高通一家公司所把持,在絕對的壟斷優勢下,即便在手機上搭載了自研基帶的三星和聯發科也依然需要為“網絡技術的使用”向高通付費。而進入5G時代,華為突入5G標準制定背后,曾經鋪天蓋地的報道早已反襯出了世界對華為的震驚。

所以,一個我們并不愿意承認的事實在于,當前的世界已經陷入了被巨型企業綁架的漩渦中心,他們才是左右人類科技走向和未來命運的內燃機與掌舵手。

以韓國為例,三星一家公司就占據了韓國整個國家GDP的四分之一,而在市場體量更大的美國,據財富雜志統計,上榜財富500強的500家美國大公司收入總和相當于美國GDP的65%。

據財富雜志2017年統計,世界500強企業基本只來自于33個國家,其中美國131家用,中國的115家,日本51家、德國29家,巧合的是這四國也是全球GDP前四的國家。

所以,國家之間的科技實力競爭,已經走入巨頭時代,盡管這一趨勢對小公司極不友好,但時代的步伐不會因為仁慈而停下"理性"的腳步。

巨頭的沉浮錄——5G

2019年,盡管所有的數據表明,巨頭淪陷為中小型企業的概率正在變小,但讓世界變得更加恐怖的另一個趨勢是:隨著5G時代的開啟,大魚之間生態并不和諧,巨頭企業相互染指的布局,隨著競爭加速也在惡化。

據美國媒體Milfordasset統計,2008年和2018年全球市值前十的企業發生了如下變動。

所以,盡管巨頭企業在某些領域擁有自己的企業護城河,很難掉隊,但在時代的演進中,依然存在第一梯隊和第二梯隊相互交替的劇烈變動。

而在2019年的當下,決定未來十年乃至二十年誰主沉浮的最大契機和變量,就是華為、三星、高通和蘋果等一線科技巨頭集體押注的5G。

據第三方機構預測,到2030年僅5G帶來的物聯網規模至少會達到15萬億美金。

這一體量是當下手機市場的上百倍,所以考慮到與5G有關的不止物聯網,還有人工智能和云計算等新興市場后,5G以及與5G有關的一切也便成了重塑世界巨頭格局的必爭之地。

巨人間的戰爭要文雅許多,他們競爭高地的法則,是用燒錢的方式雇傭世界最好的人才,建立世界最好用的通用標準。

當標準通過,隨著大量專利的起效,后來者則只能甘當專利持有者的打工仔。

比如我們上一段提及的“高通稅”,以及一眾為高通賣芯片的手機企業,他們與高通的關系從來都不是相互制衡中的合作,而只是高通的“線下分銷商”。

而坐擁專利,標準在手的高通,在2008年全面進軍手機SOC市場后,還曾利用通信專利優勢,毫不費力的擊潰了當時手機SOC的強力競爭對手德州儀器。

高通之外,手機芯片領域的ARM Holdings、電腦芯片市場的英特爾以及光刻機市場的ASML控股都屬于自己市場的標準制定者。

據華為曾在自己的宣傳片中提及:

“造芯片不難,但現在全球的移動應用99%都是ARM的指令集編寫的,我們要想脫離ARM造出可用的芯片才是難事。”

所以,當全球確定某一標準后,任何創新者的“標新立異”都等于與全球的規則對抗。而標準專利或話語權的最多持有者,則可以在這一標準廢除前始終立于不敗之地,躺著賺錢以及用賺到的錢積累更多的人才,建立下一代標準。

而這便導致了一種“理性規則”下世界走向巨人時代的“非理性”沖突,我們追求多元化和豐富多彩的世界,但便利和逐利正在扼殺世界的多元化進程,而讓人類向著單一的世界前進。

事實上,全球標準的數量要遠比我們認知的更多,據一位知乎網友分享:

國內一家汽車基礎芯片的生產商曾經做出來一個世界領先的零件,但這個零件完成后國內的所有車廠卻無人采購。公司上門詢問后,車廠的統一回答是不敢用。

不敢用的原因不是芯片不合格,而是汽車制造時,汽車上的零件參數標準都是照抄國外的,企業不知道這些零件的參數為什么要設置成這樣,一旦換了新設計的零件,害怕有些參數不一樣會出什么問題。

以至于這家公司只能先申請成為外國大廠的供應商,交筆錢拿到通用和大眾去做測試,等到通用和大眾先采用了,國內公司才敢采用。

通過這樣的小事背后,標準的普及度和重要性足以可見一斑。

所以,回看今年8月9日,華為在開發者大會上對物聯網標準建設的宣言,以及三星、蘋果和高通過去幾年對物聯網的布局和探索,這場圍繞幾家巨頭的新游戲,其實早在2016年就已經啟動。

若非中間蘋果對高通跳反,高通公司在中國及歐洲市場接連受罰,2018年又遇到收購恩智普失敗的阻礙,怕是今天的布局下華為、三星和蘋果都只能跟著高通走。

但巧合的是,5G風口當下的華為、三星、蘋果和高通,四家企業的日子都不好過。

標準之爭的攤牌與制衡

基于全球廠家在5G基礎技術上的布局與實力,5G與物聯網本是一場華為、三星和高通公司之間的三國殺。

但隨著蘋果今年7月26日花費10億美元收購英特爾基帶業務,產品立身的蘋果最終也憑借著不算掉隊的基礎技術擠進了這場5G的標準之爭的四神之位。

和另外三家相比,蘋果公司的重心一直是以產品創新做為驅動,而另外三家都是技術驅動型的企業。所以,在物聯網芯片、通信標準以及5G的研發投入上,蘋果的比重也是三家里面最少的。

蘋果的重心在產品和服務上,而華為和高通的重心在5G以及與5G有關的芯片上面,三星作為硬件巨頭,以及四家當中研發經費最高的公司,基本所有領域都有涉獵,但無論5G還是芯片標準的建設上又似乎總欠缺一點與另外幾家最強領域爭鋒的火候。

2019年是5G元年,但這個元年在今天錯綜復雜的時代背景下,讓5G前夜梭哈在物聯網標準化上的戰局要遠比我們看到的更為復雜。

以華為為例,2019年7月31日,華為發布了2019年上半年數據業績,其中以手機為主要產品的消費者業務收入達到了2208億元,占到了華為整體營收的55%。

與財報相符的手機數量報告是:2019年上半年,華為智能手機發貨量達到1.18億臺,同比增長24%。

但這一數字因為包含華為第一季度的暴漲紅利,所以剔除第一季度的數據之后,華為手機在2019年第二季度的出貨量同比增長實際只有8.3%(去年同比增長率是40.9%),而這其中國內市場為華為貢獻了62% 的出貨量,海外市場暴跌。

手機作為華為消費者業務的代表,雖然不是華為的利潤重心,但卻擔負著華為布局物聯網的先鋒兵使命。而從華為最近兩年的財報數據來看,盡管華為在增長,但增長速度已經下降。

對此,華為內部其實也早有察覺。

比如在今年上半年財報發布后,華為董事長梁華表示:“五月份之前,華為收入增長較快,‘實體清單’之后,因為存在市場慣性,也取得了增長,但華為面臨的困難依然很大。”

和華為一樣境遇的是三星,今年第二季度財報發布后,三星在手機市場實現逆勢增長,一直穩居世界老大的位置許久之后,除了華為這個挑戰者之外,也再難看到新對手。

只是,今年7月隨著日本與韓國爆發貿易沖突,日本對韓國的半導體和屏幕產品進行關鍵原材料禁運后,三星的半導體業務立刻受到了重創。

據悉,三星在2018年的利潤有71%來自芯片銷售。過于依賴芯片產業,讓三星利潤受挫背后,可能直接動搖三星在全球研發投入第一的霸主地位,以及其在5G標準布局上的后續投入。而在此之前,韓國憑借三星的發力,領先全球實現了非獨立組網的5G建設。

圖片來自風聞

至于高通和蘋果,更多的挑戰來自企業的內因而非外因。

比如,蘋果的利潤構成過于依賴手機銷售帶來的直觀利潤,而從歷年的全球手機出貨量報告來看,缺乏創新的蘋果,其手機下滑已成定勢。

為此,資本市場的反饋最能說明一切:去年蘋果最高市值1.12萬億美元,但進入2019年后,蘋果的市值一直都在萬億美元以下徘徊,甚至5月份曾跌至8000億美元的區間,而股價暴漲暴跌背后,難掩市場對蘋果公司在未來的擔憂。

和上面三位的境遇相比,高通應是四家企業中最穩的存在。雖然進入2019年后,占據了全球手機市場份額超過50%的三大手機巨頭,蘋果、三星和華為都在逐步進行去高通SOC化的動作,但對高通公司而言,手機SOC只是高通整體收入中的一小半。

高通真正的收入來源源自對所有移動網絡設備的“高通稅”,所以即便出現全球所有手機廠家都不采用高通SOC的極端情況,高通公司也依然能在別人制造的電子設備上繼續收稅。

和高通專利進行過對抗的公司有兩家典型的代表,魅族和蘋果。

其中魅族曾經以為可以使用聯發科的SOC繞過高通,但最終在2018年乖乖交齊了罰款;而蘋果憑借自研處理器以及與英特爾合作避開高通,但最終在2019年的和解證明:蘋果不僅補齊了高通曾經受到的“委屈”,還為高通股價平添了一把薪火。

高通與華為的標準戰

高通這家體量最小的公司,霸道至此的原因,則在于高通是5G的真正主導者。

這種主導地位,給了高通使用5G標準的最大自由權和話語權。比如在高通的物聯網布局中,汽車作為當下物聯網的重要一環,高通已經擁有不低于30億美元的芯片訂單。

而圍繞高通汽車聯網系統進行二次編程及設備生產的公司,如今已經和當年手機市場一樣初具完整的模樣。這一速度,比起華為剛剛成立車聯網部門的動作,終歸要快了不少。

據為高通進行汽車車載系統開發的技術人員介紹:高通在手機及通信領域的常年積累,為高通攢下了不少可以平移到其它非手機設備的底層技術,比如AI、基帶、圖像識別、語音識別和設備安全狀態監測等等。

這些高通已經驗證過的技術,也是目前汽車企業要想實現車聯網所最需要的技術之一。所以,基于高通與全球通信運營商的良好關系,當有人直接把一套完美方案拿到你面前,你會拒絕嗎?

據高通高管曾在去年的一次采訪中透露,高通目前的物聯網建設主要圍繞硬件和軟件兩個部分進行打造。

硬件方面,在主打的NB-IoT、eMTC的調制解調器中做了ARM Cortex A7微控制處理器,并集成了操作系統。

軟件部分,高通做了LTE IoT SDK,包括API和軟件層。簡單來說就是把開發系統需要的功能都進行了打包,使開發人員可以簡單上手、易于操作。

而結合高通過去的動作來看華為,華為在開發者大會鴻蒙OS上所做的事,其實是高通標準化動作的進一步延伸。

和高通相比,華為因為擁有手機、電腦及物聯網設備這一終端優勢,所以華為上來后直接做了標準化更高的鴻蒙OS,并通過海思的硬件配合,試圖打通萬物互聯互通的“鴻蒙”法則。

據一位技術人員介紹:因為華為在海思和鴻蒙之間跨越的流程更多,所以華為做的事,比高通更難。需要華為投入的人力、物力以及財力,都是高通現有物聯網動作的數倍不止。

以目前的動作來說,高通的物聯網更多在B端,而華為的物聯網更多兼顧了B端和C端兩個市場,在進行同步推進。

所以,表現在物聯網的布局速度和深度上,高通更快也更深,而華為則更穩也更全。

事實上,為了給鴻蒙OS這項宏大的工程提供動力,在今年第二季度的財報數據公布后,華為也順便宣布了預計投入1200億作為研發經費的計劃。

而在硬件廠家的標準之爭打得火熱的同時,微軟、亞馬遜和臉書等互聯網公司也并沒有在這場5G盛宴中坐以待斃,而是通過雄厚的財力紛紛押注云計算和AI等5G前沿技術,埋伏著硬件巨頭的數據生意。

圖片來自蟬大師

如果你對剛剛從購物APP刷完跑鞋,就能立刻在另一款資訊APP上看到了你心儀鞋子打折廣告的現象已經習以為常。云計算時代,這一“精準推送”的現象還將無限放大,甚至放大到預知與無隱私的恐怖程度。

因為2010年至今,互聯網并購潮之后,網絡服務的競爭早已先于5G的硬件世界,提前走向了巨頭的“數據”標準時代。而我們每個人的價值,不過數據庫中所為自己對應的“宅男、二次元、直男、直女”這樣或那樣的標簽。

所以,伴隨巨人世界標準化一起到來的,還有我們個人的標準化與生活的標準化。

不可抗拒的命運

這個世界正在標準化,不管我們承認與否,手機品牌的選擇正在變少。從曾經的百家爭鳴,到如今的華米Ov,最多再加個蘋果、三星和魅族就已經是我們正常人在身邊觸及手機品牌的極限。

音樂的選擇除了流行還是流行,盡管不少人喜歡標榜自己的小眾,但市場的需求與巨頭的利益背后,任何小眾都是一種自我迷惑的偽標簽。

大約是上周的某個時候,我們曾和一名制造業的高管探討過如下內容:

宅石頭:華為用百萬年薪雇傭人才的事情,你們怎么看?

高管:大概只有大企業才能出得起這樣的薪酬,曾經華為在做校園宣講的時候,他們講過這樣的一個故事,大致是說2000年的時候,一位中國高校的校長拉著華為人的手說,感謝華為為國家挽留下了這些人才。

宅石頭:但華為這樣的企業太少了,這意味著人才本身也在走向標準化。

出于薪資的考慮,但凡有點實力的新人盯著的都是那幾家企業。而這幾家企業所需要的人才標準,也就漸漸成了社會上對“人才”加工的刀具,最后砍來砍去,也就成了大家所期許的“完美”樣子。

當然,這是科技走到現在的必然命運。人人都在一個經濟社會里追求理性,但理性來理性去,大家都很難找對真正理性的路。

事實上,從這樣或那樣的已知事實來看,盡管我們向往多遠的世界。但世界并沒有向著多元化前進,而是如同當年麥哲倫登陸新大陸所開啟的資本時代一般,依然向著“理性且單一”的世界進化著。

而身在這個時代的我們,也只是在自己認為的“不標準”規則里,用著不與理性“沖突的舒服”的方式,匍匐的前進著。

大概,千年過后,如若我們尚未走向自我毀滅的邊緣,我們都會生活在一個叫做科技之盒的匣子里,慢度一生。畢竟,那是標準之戰結束百年之后,除卻《寄生蟲》的悲劇之外,人類所能選擇的最舒適人生。

【鈦媒體作者介紹:歡迎添加五矩研究社主編微信(微信號:sikuaiwanshi)進行交流,添加微信請主動備注。騰訊科技首發,未經授權不得轉載)

更多精彩內容,關注鈦媒體微信號(ID:taimeiti),或者下載鈦媒體App

責任編輯:

相關推薦

相關新聞

回到首頁 回到頂部

網站簡介 - 廣告服務 - 誠聘英才 - 聯系我們 - 法律聲明 - 友情鏈接

加拿大快乐8作假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