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 文章內容

AI英雄 | 新加坡AI“魔術師”申省梅的兩個“拳頭”

AI英雄 | 新加坡AI“魔術師”申省梅的兩個“拳頭”

她有一個外號,叫人工智能魔術師。

申省梅被譽為目前計算機科學和人工智能領域少有的華人女性科學家,在加盟澎思之前,她擔綱新加坡(松下)研究院副院長,領導著40人的算法研究團隊,累計專利300余項。

1992年加入松下至今的二十多年間,她橫跨監控與安全、智慧城市、自動駕駛、智能機器人以及AI 工廠自動化解決方案等領域的開發部署和落地。

正是得益于在工業界豐富的經驗,她總是能把AI技術需求以最快的速度實現落地,“魔術師”由此得名。

近兩年,申省梅深感AI技術機會臨近,她希望擺脫大企業束縛,用她的話說,“我需要解放生產力”,澎思科技CEO馬原——這家來自中國人工智能創業者三顧茅廬,并且談及研究院盡管在技術方向沖鋒向前,剩下的事情交給他們,申省梅心動了,并正式開始了新的AI之旅。

目前,她的團隊依托于新加坡的人才資源,將這里作為澎思的技術橋頭堡,“國內有需求,我們就會上,而當我們的人手稍微空出來,我們就會探索前沿技術,但在探索前沿技術的過程中,突然中國那邊需求來了,那我們很快又會把精力轉到國內的需求上面”。

申省梅認為,這樣“動態”的針對需求調整是團隊最大的不同,并且她們追求速度,因為擔心市場稍縱即逝,“如果慢了,再等兩個月,這個市場就不是你的了”。和學術研究機構不同,申省梅強調技術的市場價值。

而對于接下來的挑戰,她們希望不斷發力讓自己的兩個“拳頭”都要硬,一頭是實際的產品落地技術和可實際工程化的算法、SDK;另一頭則需要繼續在世界范圍內樹立Pensees的技術品牌,這兩個拳頭都要硬。

以下問答內容為網易智能等媒體采訪實錄,有刪減:

問:您在松下研究院工作了二十多年,為何選擇現在的時間出來,又為何選擇加入了中國的創企澎思。

申省梅:2012年的時候我們團隊就在松下第一個做出了云技術,我們團隊的核心是AI+計算機視覺,隨后到了2018年前后,我看到了AI技術的迅速發展,以及應用越來越多,自己就覺得很想去做東西了。

加入澎思是因為他們三次找到我,他們說你技術很好,那就專注技術,市場什么其它的東西交給我們,我覺得這是很好的配合,我看好他們。

有一次我們開一年一度的大會,主持人宣傳我的時候,他說讓我們的魔術師上來,他介紹我的時候說,他要什么技術的時候,給到我我總是給他做出來。其實就是因為物理概念比較強,當講到一個東西的時候,就會融會貫通哪個技術可以用上,大概多久能夠把這個東西做出來。所以,這個也是實力的體現吧。

問:我對日本產品工程化的能力一直非常好奇,你們在這方面的經驗,對您現在的工作有哪些幫助?您又如何看待人才培養問題?

申省梅:日本企業的工匠精神非常值得我們學習,把一個東西做到很好,都是十年、二十年不會壞的。

關于人才,到今天為止,我才意識到現在AI的人才非常缺乏,因為成立一個研究院得0開始。但對我來講,我一點都不擔心,過去自己培養了很多的新人,有一個人從中國來,當時他PHD剛畢業,說能不能勝任這個活兒,但等到兩三年后,他做出來那么多成就,他后來說我進來的時候我是zero,但是現在我是hero,我很感動。

問:您作為研究院的院長,能分享一下您在這邊每天上班是什么樣的狀態?

申省梅:我們研究院每周開一次例會,所有的人都會匯報他這周做的東西,我比較強調不是你做了這個東西,是你做的東西有多好,你說你好,你有比較嗎?你有跟別人比較嗎?這是我強調的。

從策略上來講,我也在培養下面這一層的manager,都是招來的人當中,我去了解每個人的能力在哪個方面,現在已經有人在我不在的時候管理研究院在技術上的東西。

這個周會是我們內部的周會,我們也跟國內研發團隊的同事有周會,我也要求我們那邊的工程人員參加我們的會,我希望得到他們的反饋,我們做這個東西對嗎,是不是你們要求的東西,哪個地方有出入?我覺得這個公司的溝通非常重要。

問:在新加坡設立研究院,主要業務重心在國內,你們如何做協同呢?怎么把它高效運轉起來?

申省梅:大家也通過視頻軟件分享東西,互相交流,相互提問,都沒問題。

我想補充的是,為什么我們團隊要跟別人不一樣的地方,因為技術跟市場速度發展太快了,國內有需求,我們就會來做,而當我們的人手稍微空出來,我們就會探索前沿技術,但是這個探索前沿技術的過程中,突然中國那邊需求來了,那我們很快就把我們的精力轉到國內的需求上面,動態的針對產品跟應用需求是我們團隊很不同的地方;還有一個是速度快,因為你再等兩個月,這個市場就不是你的了,所以我們這個意識非常強。

問:現在的人工智能公司很不一樣,有的是技術驅動,就像練氣一樣,一個就是場景驅動,市場驅動長期來看您更傾向于哪種打法?

申省梅:我覺得在整個過程中,時間的不同、地點的不同,包括整個大趨勢的變化、整個世界的趨勢以及政策的變化,不同時候會有不同的策略。

在我看來,因為我在工業界做這么長時間,我一直強調研發策略和精力、資源,一定要以市場的需求為主。新加坡是一個Window,一個通向世界的窗口,這對我們來講就是一個優勢,我們能夠看到世界的技術發展到什么程度,有些新技術可能其它人沒注意到,國內沒注意到,但是我們覺得這個技術會帶來一個新的業務或者新的一個對公司很好的價值和盈利點,那我們可能會做。

所以,我覺得基本是趨于市場需求,但并不代表我們看到的東西不會做,新的技術我們也會做。那么到底產品重要還是技術重要,還是服務器端的技術重要?我覺得在整個過程中,整個公司的運營當中,大家都需要不斷的去更換,比如說現在我突然出了一個很好的技術,我覺得這個技術可以做一個非常好的傳感器,那我們可能就會去做。

不管黑貓白貓,抓住老鼠就是好貓,我們不太介意說非要什么優先,完全取決于整個大環境、整個閉環的考量,一起考慮。

問:今年澎思科技新加坡研究院的KPI或者任務目標是什么

澎思科技CEO馬原:一方面像實際的產品要有供應,這樣可落地的、實際可工程化的算法、SDK。同時在世界范圍內樹立Pensees技術品牌,這兩個拳頭都要硬。

實際上從2015年開始,AI在安防行業落地最多的主要是基于人臉識別在落地,現在其實包括未來的像5G、OBI計算能力的提升,未來面向整個畫面全結構化肯定是一個趨勢,那這里面的內容的維度就大大提升了,就不單單是一個人臉了,所以為什么我們要去做ReID,做行為的識別、做骨骼的識別,包括更多的場景的識別。

所以,這個的計算量以及計算的維度和識別的對象是呈幾何數上升的,這個量會非常大,那就必然導致對技術的底層升級,在這方面,新加坡就是我們的橋頭堡,去研究攻克這些核心的技術問題,然后在國內的場景做驗證、做落地。

問:您在演講中談到本來是說和BAT、商湯來搶人才,后來沒想到是和Google和Facebook搶,那在人才之外,你們怎么理解新加坡市場?有沒有對標對手?

馬原:我覺得其實落腳點還是不太一樣,大公司做AI,其實更多是為自己的業務線做服務的,我們其實面向的領域和定位會更廣一些,我們的定位計算機視覺+物聯網,會更偏向于產業,偏向于落地場景。大家的出發點和目標其實不太一樣。

問:市面上也有一些公司比你們起步早,跑得比較快瞄準的都是同一個客戶群,你們在安防和2B的生意怎么才能把最優質的客戶拿下?

申省梅:市場在不斷地變化,有一個策略是技術還沒成熟就先推到市場上了,我先推出,我知道不完善,但是我再推出的時候,我可以進一步完善。如果不這樣做,你就可以落后于市場。

第二點是軟件和服務,核心技術再好,你的軟件跟不上、服務跟不上、用戶界面不好、用戶體驗很差,你就沒辦法在這個市場上和別人競爭。所以軟件和服務的能力非常重要。

問:現在全球都在做人工智能之前的互聯網時代我們學會開始邊跑邊看的理念一邊做,一邊去矯正。您覺得中國這一套打法,有沒有什么優勢?

申省梅:你講的邊走邊打邊調整,西方也在提倡。比如諾基亞手機,其實蘋果和手機廠商大家都在動態做自己下一代的時候,我們當時看到諾基亞也是不斷地更新,從黑白變成彩屏,他們自己認為做得很好,步伐很快。但是他沒想到他的界面,觸屏非常的慢。

因為這個動態的變化,你很難知道像澎思這樣的公司,有一天我們的競爭力就出現在某個亮點上。(完)

本文來源:AI英雄 責任編輯:顧雨芯_NBJS8596

相關推薦

相關新聞

回到首頁 回到頂部

網站簡介 - 廣告服務 - 誠聘英才 - 聯系我們 - 法律聲明 - 友情鏈接

加拿大快乐8作假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