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 文章內容

Local VS Global?印度互聯網上半場的選擇

人口紅利和可觀的GDP增速讓印度成為出海的熱門地。

隨“真格精釀”的印度行活動,36氪出海實地走訪了一些公司,包括支付平臺Paytm、經濟型連鎖酒店OYO、印度分類信息網站OLX、外賣平臺Zomato、社交電商的頭部玩家Meesho、物流公司Dehlivery、B2B電商Udaan,也有Google、小米等進入印度的互聯網公司。

還有一家叫 Sharechat,是這次行程最有印度特征的一家——沒有英文,只提供印度本地語內容。印度行歸來,我仍感慨 Sharechat 的奇妙轉變——創始人Sachdeva在創業初,像Facebook起步時一樣做了款約會應用,幾次調整后,把Sharechat的方向確定在本地語社交平臺上,現在是印度內容賽道潛在的獨角獸。以及,由此而引發我的好奇:印度的創業者,在面對 “Local 還是 Global” 的命題時,他們是如何思考、如何實踐的?

我想,在中國互聯網公司,無論規模大小,紛紛關注出海的當下,對這個問題的探討或許能得出來可借鑒的價值。

希望同樣關注這個問題的創投同仁,也能說說你的看法。

真格精釀印度發現之旅成員到Sharechat公司交流

Going Local

印度消費者分為三個圈層:第一圈層約1億人,由城市人口和富人組成,主要的溝通語言是英語。第二圈層約1億人,可以看做是印度的中產,他們的語言以英語和印地語為主。約10億人處于第三圈層,以印度新興互聯網用戶為主,用當地語交流(注:印度有22種官方語言和1600多種地區方言)。Google 印度經理Shalini說,“每個印度人差不多可以用2、3種語言交流,有的會4、5種當地語”。

Google、Facebook等公司最初進入印度,以第一圈層的消費者為主要目標用戶,微信在2012年嘗試進入印度時,瞄準的是第二圈層的1億人。如今,越來越多的印度公司開始發力第三圈層的用戶,從第一、第二,再到第三圈層,每進一層,對創業者的本地化能力的要求更高。

泰米爾語,印度憲法承認的22種語言之一 來源:印度語言與社會研究中心

在“Going local”的理念下,印度公司紛紛推出方言服務。在線教育服務平臺Byju 's、外賣公司Zomato和經濟連鎖酒店OYO等印度獨角獸公司目前支持2到12種方言。社交應用ShareChat的用戶數據表明,方言應用很受歡迎:Sharechat提供15種方言內容,月活躍用戶達到了4500萬。

除滿足第三圈層用戶的語言使用習慣外,印度公司也推出電商、雜貨、食品配送等在內的超本地化(Hyper local)相關服務。印度超本地企業是某確定區域內的所有商家,包括餐廳、市場、商城等產品和服務提供商。初創公司多通過應用程序實現商家和用戶的協助,想要建立本地生態系統,讓用戶能夠從鄰近的商店購買生活必需品。

超本地公司BigBasket在路邊設立的販賣機 作者拍攝

拿電商來說,智能手機的普及讓超本地電商能夠將多個本地零售商與處于第三圈層的消費者聯系起來,結合線上平臺和線下服務,讓用戶盡可能在短時間內得到服務。在電商1.0階段,訂單完成可能需要幾天,而超本地化電商的完成時間以分鐘計。

印度超本地化市場在很大程度上受不斷增加的初創公司和消費者按需服務的推動。Multiply Ventures創始人、阿里前B2B業務負責人Bhushan Patil告訴36氪出海,“在食品配送和雜貨店的超本地服務領域,每天的訂單超過幾百萬筆。其中,食品配送服務不只覆蓋印度前20座城市,有的公司甚至稱能覆蓋300個城鎮。”

Going Global

在印度創業者愈發 Local 的同時,他們 born to be global 的基因還在,甚至在規模上有所增加。

從早年的外包開始,印度公司的業務已經輻射到國外。從ITO業務中的軟件外包起步,承接維護測試、軟件編碼等業務,延伸向產業鏈高端的BPO和KPO階段。軟件開發、IT外包和咨詢服務的經歷,在很大程度上幫助印度公司了解歐洲、美國客戶的需求。目前,印度SaaS公司80-90%的客戶來自海外。

新一代互聯網公司則高舉高打,進入海外市場。Zomato在澳大利亞外賣市場位于前列,被認為是澳洲市場的大眾點評,以收購相近業務的方式,進入了意大利、新西蘭、捷克等國家。OYO在獲得軟銀10億美金后,進入中國、美國、越南在內的18個國家,在海外的房間數開拓至近72萬。(不過,這家以快速簽約、短時間內完成物業改造著稱的公司,或許更適合對標品仍然有想象的印度。)Paytm與軟銀和雅虎在日本推出二維碼支付應用PayPay,半年內獲得800萬用戶,覆蓋率超6成。

對于印度公司向全球拓展業務的原因,Paytm Payment Bank 董事會成員 Sairee Rahal 認為,“印度是個復雜的國家,如果一家公司能在印度的多個邦開展業務,那么在全球范圍內開展業務也相對沒那么難。”

除了語言環境,印度的復雜還體現在稅收上。2017年7月前,印度的消費稅由國稅和各邦地稅組成,由于各個邦稅收政策不一致,導致印度不是統一的市場。之后,印度推出統一的GST(Goods And Serivces TAX)稅收政策,取消跨邦的稅務檢查點,加快了國內的商品流轉速度。

印度創業公司向全球發展的原因還有創業者的因素,“他們有全球化意識,從一開始就想著在全世界做生意,”Sairee Rahal說。

K12在線教育平臺 Byju’s 的創始人 Byju Raveendran 也持有相同觀點,“印度企業家更有全球視野,我們在創業時,就想著其他國家。”

Byju’s 在今年4月任命迪士尼印度負責人 Abhishek Maheshwari 為國際業務的總裁。兩個月后,和迪士尼聯名推出學習應用程序,向美國、英國和澳大利亞等其他英語國家擴展業務。

差異

印度創投 Going Local 和 Going Global 的這股浪潮,對我們這些中國互聯網觀察者和玩家來說,理解起來并不算難,以超本地化為特征的印度互聯網上半場,像極了在“下沉市場”找機會的國內互聯網下半場。另一方面,近幾年,越來越多的中國公司開始走出國門,在海外市場找機會,與Going Global的理念不謀而合。

對熟悉中國互聯網上半場玩法的國內創業者來說,當“對標”成為被多數人認可的尋找海外機會的方式,了解海外當地市場尤為重要。印度和中國有相近的人口基數,也有可觀的增長空間,當中國創業者進入印度,試圖建立當地未來的平臺型公司時,也要清楚地看到印度市場的復雜,以及仍待完善的基礎設施建設。畢竟,在被稱為“印度硅谷”的班加羅爾,停電是常態。更不必說,出現在路邊的牛,會影響本就擁堵的交通狀況。

(題圖來源:真格精釀印度行成員拍攝)

責任編輯:

相關推薦

相關新聞

回到首頁 回到頂部

網站簡介 - 廣告服務 - 誠聘英才 - 聯系我們 - 法律聲明 - 友情鏈接

加拿大快乐8作假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