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 文章內容

突發:麻省理工媒體實驗室主任辭去一切職務!校長致信全校誓嚴查到底

在杰弗里·愛潑斯坦(Jeffrey Epstein)去世近一個月后,丑聞事態不斷擴大。

此前 DeepTech 報道,麻省理工學院公共媒體中心主任伊桑·扎克曼(Ethan Zuckerman)在 8 月 21 日宣布辭職,以抗議之前傳出的麻省理工學院媒體實驗室主任伊藤穰一(Joi Ito)與性愛販子、億萬富翁愛潑斯坦之間的商業關系。

根據國外媒體報道和 MIT 校長的公開信顯示,當地時間 9 月 7 日,該事件的主角伊藤穰一宣布辭去 MIT 媒體實驗室主任,以及學院教授和雇員等所有職務

伊藤穰一對媒體表示:“在過去的一段時間里,我對此事反思許久,最終認為我應該辭去在麻省理工學院的所有職務,此決定立即生效。”

圖|伊藤穰一(來源:Flickr)

伊藤穰一的辭職是因其與愛潑斯坦的關系導致的。早前,愛潑斯坦被指控拐賣未成年女孩,并強迫其進行性交易,最終在曼哈頓的牢房里自殺身亡。隨后媒體爆出,多年來愛潑斯坦和伊藤穰一之間有著長期的往來關系。

就此,伊藤穰一在 8 月 15 日發布道歉信,解釋他在與愛潑斯坦的所有交往過程中,從未參與過,也沒有聽他談論過,更從未見過他被指控犯下恐怖行為的任何證據。

但根據《紐約客》(The New Yorker)最新的報道披露,事實并非如此

對學校和社會撒下彌天大謊

《紐約客》在 9 月 6 日一篇名為“How an élite University Research Center Concealed Its Relationship with Jeffrey Epstein(一所精英大學的研究中心是如何隱藏其與杰弗里·愛潑斯坦之間關系的)”文章中,對麻省理工學院媒體實驗室,以及實驗室主任伊藤穰一和相關人員,提出了極為嚴重的“指控”。

文章表示,媒體實驗室是在了解有關愛潑斯坦性犯罪的所作所為的情況下,隱瞞了他與媒體實驗室的交往關系;并且還披露愛潑斯坦對媒體實驗室的捐助金額及其他貢獻,遠遠超過麻省理工學院此前公開承認的金額。

此前在愛潑斯坦有關學術界的丑聞被揭露時,麻省理工學院根據對相關文件的調查,對外公布過去二十年里從愛潑斯坦處一共收到了 80 萬美元的學術捐款。本周三,伊藤穰一對外透露,除了他承認的愛潑斯坦捐給實驗室的 52.5 萬美元之外,他還接受過 120 萬美元資金,用于其個人名下的投資。

《紐約客》文章指出,根據近期他們獲得的數十封電子郵件以及其他文件顯示,雖然愛潑斯坦在麻省理工學院的官方捐贈數據庫中早已被列為“被取消資格”的,但媒體實驗室仍然在繼續接受他的禮物,與他溝通資金使用的問題,并且通過將其貢獻標記為匿名的方式,避免對公眾及學校內部披露出他全部的捐助信息。

媒體實驗室主任伊藤穰一辦公室里的一些工作人員,甚至將愛潑斯坦稱為伏地魔”,因為他是那個“不能被提起名字的人”。

從 2008 年愛潑斯坦承認了法院對其嫖娼和收買未成年人性交易的指控之后,他就不再符合一名合格的捐贈者身份。但伊藤穰一和實驗室的員工采取了許多手段,以防止愛潑斯坦的名字與他所做的或者邀請來的捐款聯系在一起。

伊藤穰一通常會在日程表上列出所有與會人員的全名,但愛潑斯坦的名字只以首字母的形式出現。同時,愛潑斯坦對媒體實驗室的直接貢獻均被記錄為匿名。

2014 年 9 月,伊藤穰一寫郵件給愛潑斯坦,請他募集資金以資助一名研究人員,信中問道:“你能否再提供給他 10 萬美元,以便我們把他的合同再延長一年?”愛潑斯坦回復說:“可以。”伊藤把該回復轉發給了他的一名員工,并寫道,“確保這是匿名的。”時任麻省理工學院媒體實驗室發展與戰略主任的彼得·科恩(Peter Cohen)重申,“杰弗里的錢需要匿名,謝謝。”

圖 | 彼得·科恩在郵件中表示“杰弗里的錢需要匿名”(來源:《紐約客》)

捐款中間人?

文件和各種消息來源還表明,這個故事涉及更深的內容——愛潑斯坦可能還是媒體實驗室與其他富有的捐助者之間的中間人。不論是從知名企業家、慈善家比爾·蓋茨(Bill Gates),還是從投資人利昂·布萊克(Leon Black)等個人或機構處募集到的數百萬美元捐款,其中或多或少都有著愛潑斯坦的身影出現。

根據目前在職和已經離職的媒體實驗室的教職員工提供的相關記錄和賬目信息顯示,愛潑斯坦至少幫助實驗室獲得超過 750 萬美元的捐款,從而廣受實驗室的贊譽。其中包括來自比爾·蓋茨的 200 萬美元,以及來自利昂·布萊克的 550 萬美元,郵件中顯示這幾筆捐款是在愛潑斯坦的引導或者請求下而獲取的。

此前,愛潑斯坦作為“中間人”角色給媒體實驗室帶來的捐贈,一直被外界所忽略。媒體實驗室收到比爾·蓋茨捐贈的200 萬美元,是在 2014 年 10 月。伊藤在一封內部電子郵件里寫道:“這是在杰弗里·愛潑斯坦推動下,比爾·蓋茨贈送的 200 萬美元禮物。”科恩回復說:“出于禮物記錄的目的,我們將不會提及推動者杰弗里的名字。”

同時,一份學校內部捐贈檔案的強制性記錄只表明,“蓋茨是在他的一位不愿透露姓名的朋友的推薦下做出這一捐贈的。”

圖 | 關于比爾·蓋茨捐款的“聊天記錄”(來源:《紐約客》)

對此,蓋茨的一名發言人回應稱:“針對比爾·蓋茨的任何計劃或個人資助是受到愛潑斯坦指示的說法都是完全錯誤的。”一名蓋茨身邊的消息人士也表示,比爾·蓋茨作為企業家與實驗室早有長期的合作關系,而且他個人或名下基金會進行匿名捐款的行為很常見。

蓋茨此前否認接受過愛潑斯坦的財務咨詢服務。在 8 月,CNBC 報道他于 2013 年在紐約與愛潑斯坦會面,討論“增加慈善支出的方法”。

到目前為止,伊藤穰一和彼得·科恩沒有就披露內容對外給出任何回應

MIT 校長再度發聲

針對《紐約客》披露的信息,以及其提出的嚴肅指控,麻省理工學院校長拉斐爾·萊夫(L. Rafael Reif)在給學校的公開信中表示:“我已經于今早( 9 月 7 日),要求麻省理工學院的法律總顧問聘請一家知名的律師事務所來計劃并實施整個調查過程。同時希望該公司能盡快地展開調查,并向我和麻省理工學院董事會執行委員會進行匯報。”

圖 | 拉斐爾·萊夫的公開信截圖(來源:MIT)

公開信中明確表態,將立刻進行徹底且獨立的調查審核。

在信中,拉斐爾·萊夫也宣布了伊藤穰一已于當日遞交辭呈。同時,他認為接受愛潑斯坦的禮物是一個判斷失誤。學校正在盡全力評估應如何改進相關的政策、流程和程序,以便能充分反映麻省理工學院的價值觀,并防止此類錯誤在未來再次發生。

萊夫表示:“學校的內部審查過程仍在繼續,我們從中學到的東西將為我們指明前進的道路。

麻省理工學院作為受到愛潑斯坦案件波及最為嚴重的頂級學術院校之一,其給社會的反饋一直相對及時,且態度積極誠懇。而在愛潑斯坦鉤織出的政治、商業和學術界等權勢人物的網絡中,還有一系列剛剛浮出水面的影子尚未作出任何表態。

至于這潭水究竟有多深,或許只有去世的愛潑斯坦本人能說得清了。

參考:

https://www.theverge.com/2019/9/7/20854698/joi-ito-mit-media-lab-resign-jeffrey-epstein-bill-gates

https://www.newyorker.com/news/news-desk/how-an-elite-university-research-center-concealed-its-relationship-with-jeffrey-epstein

https://president.mit.edu/speeches-writing/fact-finding-and-action-media-lab

關注 DeepTech

發現改變世界的新興科技

(微信號:deeptechchina)

DeepTech 招聘 : 科技編輯/記者,實習生

坐標:北京·國貿

聯系方式:[email protected]

請隨簡歷附上3篇往期作品(實習生除外)

責任編輯:

相關推薦

相關新聞

回到首頁 回到頂部

網站簡介 - 廣告服務 - 誠聘英才 - 聯系我們 - 法律聲明 - 友情鏈接

加拿大快乐8作假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