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 文章內容

對于真正的創業者而言,屬于他們的時代才剛剛開始

來源丨硅谷加先生

作者丨garnett ge

上周和金沙江創投合伙人張予彤聊天,她喜歡把創業人群分為創業者和創業愛好者。她說過二者間的區別明顯,“經常有創業愛好者想到了某個創業方向,微信約好一周后討論可能的市場機會。而真正的創業者在第一次聯系時,就研究清楚了基金的投資案例,準備了意向合作公司列表和團隊產品介紹郵件。甚至在我還沒有回復消息時,就聯系上了某個已投公司的業務接口人。這一切,是為了見面具體詳細探討業務的拓展策略,而非簡單的泛泛而談。”

我們討論,創業的目的和意義是什么?為錢,創業初期,大部分CEO只拿人民幣8000左右的月工資,單純為了財務自由還不如BAT做技術。工作三年30萬年薪30萬股票,五到八年就可以年薪百萬奔向小康發家致富。為名,創業初期誰知道你和你的公司代表什么?很多時候初期好不容易的一點成績,輕易被外界聲音影響,沾沾自喜止步不前是常有的事。甚至顛覆性的創新說不定還要把名譽搭上,不一定值。為權,創業哪里有想象中的那么自由,要用戶為本,要數據說話,要對團隊成員負責,要對合作伙伴負責,要對公司股東負責。總之,能負責的你都要負責。

因此既然創業艱難,就要做一件深入骨髓的事情,一件創業者真正在乎的事情。因為在意,才能做到極致。

我問她一個好的公司,應該能讓每一個員工都能深深地感受到這個公司所體現的價值觀與態度,怎樣定義他們的市場落地?

她以小紅書創始人毛文超舉例。毛文超是一個對美有執念的人。他的價值觀也根植在公司的價值觀里。互聯網同等類型的公司其實想起量,有兩個簡單粗暴的辦法:1. 送錢(補貼客戶)2. 擦邊球(你懂得)。但是小紅書可以在洶涌的市場中堅持自我,而不是一起攪動風云。企業的價值觀,有時候就是簡單的有所為和有所不為。

最后她說,很多人都想做有價值和意義的事情,但只是當考驗真正到來,才能驗證創業者的堅守與初心。

講一個可能整個創投圈都耳熟能詳的故事:

一個清華學霸帶著團隊辛辛苦苦干了好幾年,最后因為資金鏈斷裂忍痛把公司賣給了競爭對手,投資人和兄弟們分了500萬美金。大家沉郁不已。剛有起色的心血竹籃打水,而未來漂泊不定。主人公說:“當公司欠了相當于我個人月工資100倍債務的時候,我沒有太多選擇。”

于是被收購后的第二天,他在博客里引用了丘吉爾的一段演講: "This is not the end. It is not even the beginning of the end. But it is, perhaps, the end of the beginning."

然后馬不停蹄地沖向了自己的第二段創業旅程。

這一次旅程依然是他熟悉的社交領域。這個07年誕生的社交產品創下了上線火爆與封禁的雙記錄。直到大家在2016年終于有機會回過神來一股腦去扒墳“產品經理之神張小龍語錄”時,才發現同時代的新浪微博早已成為中國KOL平臺的代名詞。在這兵馬荒蕪的歲月里,宇宙洪荒日轉星移,世界在十年間已大不一樣。

風靡一時的張小龍大神語錄

當年因為這兩次傳奇的創業經歷,他的自負與不接地氣傳遍了大江南北。用江湖盛傳某互聯網知名投資人的話,“一個人失敗這么多次是有原因的。”

然后他的第三次創業,聽說在一張餐巾紙上畫了一張圖。橫軸是生老病死衣食住行吃喝玩樂,縱軸是互聯網和移動互聯網。然后是又一次的義無反顧。

這次他好像成功了。他的第三個創業項目叫美團。

他是王興。他的第一個公司是校內網,承載了一代人的青春記憶。他的第二個公司是飯否,江湖傳言如果沒有被封可能就沒有新浪微博什么事了的中國版推特。但關于過去,他說,既往不戀,縱情向前。于是后來有了繼BAT之后的又一個巨頭的風起云涌。

對我來說,這是創業者的另一種benchmark,堅守,堅持,機敏,極具洞察,戰略清晰,審時度勢。

2019年上半年的中國,創業風口一輪輪退去,投資基金四處告急,中美關系一日千里,世界似乎已經不知道創業者的意義與價值。

但和大家交流,對于真正的創業者而言,這個時代才剛剛開始。甚至對于中國創業者來說,這可能是創業的最好時代,比以往都好。

正是因為沒有風口了,所以大家才會沉下心去思考創業真正的意義和價值;正是因為資金吃緊了,所以投資人也不會盲目造勢與跟風,而是深刻思考未來的行業趨勢;正是因為中美關系新常態了,所以才會有華為海思史上偉大備胎轉正的悲壯旅程,和隨之而來的無數個機會。

想想2009年的硅谷,次貸危機下一片狼藉,裁員破產的消息風聲鶴唳,股市樓市一片低迷,時任美聯儲主席、大蕭條研究專家伯南克告訴時任美國總統布什,這是自大蕭條以來最大的金融危機。

這也開始迫使一些創業者去思考,這樣的新常態意味著什么?

隨手截取09年次貸危機的觸目驚心

UpHonest Capital創始合伙人郭威曾在文章《2008年的硅谷》中寫到, 2008年,硅谷還沒有“獨角獸”,風投們在金融危機的影響下募資不順,美國本土投資消極。

“那個時候,一個主打省錢的團購網站勉強融到了硅谷風投的400萬美金,在人心惶惶的金融危機里,賣便宜貨的團購公司Groupon迅速在美國站穩腳跟,并開始瘋狂的國際化擴張,只用了16個月就做到了估值10億美金。3年后公司上市,市值接近200億美金。”

像不像共度時艱里高歌猛進的拼多多?

“那個時候,一畢業就面臨失業的大學生,穿梭在各大會場里尋找機會,互相傾訴,抱團取暖。這些人負擔不起舊金山高昂的酒店,有時候甚至因為住在郊區而顧不上吃早飯。創業者看到這些機會,靠客廳里的氣墊床和可口的早餐幫助大家抱團取暖,這也就是Airbnb的前身。”

要知道,在次貸危機到來之前,誰會讓陌生人住自己家的臥室呢?

“那個時候, 1998年就收到風投資金的TK屢敗屢戰,他曾長時間靠家人救濟度日。直到2007年,他創立的軟件公司才被同行廉價收購,收購價格剛夠還投資人的錢。2008年,他在次貸危機的陰影下開始了新的創業之旅,這款打車軟件能調度出租車,還能讓飽受折磨的私家車接客。這款軟件叫UberCab,后來改名叫Uber。”

而那些危機中失業的家庭,也用這樣的方式熬過了最痛苦的歲月。

正如郭威在文章中寫到,“2008年,次貸危機。多國股市攔腰斬,華爾街多家投行破產,美國失業率接近10%,歐洲國家冰島宣布破產。人們說這是歷史上最嚴重的危機,寒冬中的寒冬,超過了1929年那次,也超過了2000年的那次,人們在寒風中瑟瑟發抖,嚇破了膽,仿佛世界末日要來臨。其實,在那場貌似天昏地暗世界末日的經濟危機里,更多的公司得以洗禮進化。”

也終究成就了一系列傳奇的開篇。

Fusion Fund創始合伙人張璐說,硅谷的優勢之一就是它所經歷的周期。中美貿易戰可能是一個特殊的階段,但是因為經歷過2000年的互聯網泡沫和08年的金融危機,硅谷已經被訓練的相對冷靜與理性。兩次周期的變化足以讓頭部科技企業和資深創業者提前建立預警機制:收緊開支、保持現金流、預備過冬。

資本過熱時,大量的人群涌向創業這個人為風口,但大部分人不一定是想清楚創業的方向和邏輯。市場存在危機時,創業人數驟然減少,只有真正看清創業價值,想清創業思路,有能力整合資本、技術、資源優勢的創業者,才夠在這樣的環境生存下來。而當市場上創新探索的人數減少時,市場機會和容量依然固定,這才是時代賦予創業者的鑄造屬于自己帝國的真正紅利。

她說,這是一個天然的淘汰和篩選的過程。

我說,那些打不死你的,終究會讓你變得更強大。

這種強大來自絕處逢生的堅守執著,來自創始人內心的宏偉藍圖,更來自那個關于創業意義與價值的答案。想起前一陣看木心《文學回憶錄》里讓我驚心動魄的話,“擔當生命中最大的可能。”理想主義來說,真正心里有一團火在燃燒的,有一股思想一直在縈繞的,不眠不休也要把事情做出來的人,無論在哪個時代,無論外部環境變換與否,都想要把內心洶涌澎湃的藍圖付諸實踐,不是在創業,就是在創業的路上。

而當我們討論真正創業者的時候,我們討論的是價值、堅守、執行、情懷……不管世界怎么樣,總會有創業者前仆后繼,開創屬于他們的未來。而老兵不死,正是一輪輪新的困難創造了一輪輪新的機會,讓創業公司可以生根發芽、汲取養分,茁壯成長。

2019年下半年,而對于真正的創業者而言,這個時代才剛剛開始。

責任編輯:

相關推薦

相關新聞

回到首頁 回到頂部

網站簡介 - 廣告服務 - 誠聘英才 - 聯系我們 - 法律聲明 - 友情鏈接

加拿大快乐8作假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