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 文章內容

柯達破產、富士逆生長:膠卷巨頭演繹不同結局

覆巢之下,焉有完卵?在數碼相機、智能手機的連番沖擊下,膠卷已如明日黃花、日落西山。曾經在各大景區橫行的“柯達黃”、“富士綠”,早已不見了身影。但讓人訝異的是,膠卷廠商兩大巨頭在沖擊之下卻有截然不同的宿命。柯達于2012年申請破產保護,逐漸淡出大眾視野。而富士卻“二度”創業,不僅依舊活著,甚至還活出“別人家孩子”的興盛勢頭。

脫胎換骨的富士:掀起追逐新興業務的自我革新

富士,曾經也落魄過。就在2000年左右,數碼技術的沖擊讓整個膠卷行業面臨被傾覆的危機。2000年起,世界彩色膠片市場以每年20%-30%的速度下滑。而富士的感光材料業務在四五年時間內就出現巨虧,膠卷業務收縮至僅有當初的四分之一。但就在主營業務成斷崖式暴跌的狀態下,富士卻迎來一場脫胎換骨般的革新。

富士重新崛起的轉折點,是古森重隆在2003年擔任CEO,并展開大刀闊斧的改革。他沒有“迷戀”膠卷業務過去的輝煌,甚至還在這一業務大幅裁員5000人,與過去徹底說再見。隨后,富士開始了“二次創業”。

古森重隆制定了“四象限戰略”——用現有技術鞏固現有市場,開發新技術應用于現有市場,將現有技術應用于新市場,研究新技術開拓新市場。依托于既有技術,富士最終選擇生物醫藥、化妝品、高性能材料等成長可能性較大的領域,并在數碼影像行業、光學元器件行業、高性能材料行業、印刷系統行業、文件處理行業、醫療生命科學等行業轉型或開拓。

比如富士最核心的膠卷膜技術,就被應用于化妝品上,并取得巨大成功。在不斷涉足更多領域后,富士如今已成為一家多元化的技術導向型創新企業。防曬霜、抗病毒藥、阿爾茨海默藥、內窺鏡、彩超機……富士的諸多產品,甚至都已成為不同行業的中堅力量。也正是果斷掀起追逐新興業務的自我革新,讓富士最終活成巨頭的樣子。

柯達成“反面教材”,落魄巨頭就應對自己狠一點

同樣是膠卷廠商,相比富士如今的風光,柯達卻始終黯然沉寂。上一次柯達引起業界的廣泛興趣,或許還要追溯到2018年一月舉行的CES展會上。當時柯達借助數字貨幣的浪潮,推出自家基于區塊鏈技術的“柯達幣”,初衷是用于攝影師保護照片版權與方便交易。

但在隨后的時間中,柯達幣卻迅速消失無聲,沒有掀起絲毫風浪。而這樣追逐新潮流卻只是“玩票”的嘗鮮舉措,是柯達在膠卷業務沉淪后難以崛起的原因。比如此前柯達也曾探索跨界轉型,但終究沒有置之死地而后生的決心。

瞻前顧后的柯達,留戀過去的技術與輝煌,總是想躺在“成績簿”上吃老本。這樣守成的做法固然不會犯錯,卻也喪失了更進一步的可能。相較之下,同樣背水一戰的富士壯士斷腕,行動果斷迅速。在既有技術的基礎上,富士堅定創新、跨界,最終在“廢墟”上蓋起讓柯達羨慕不已的“新城堡”。

成為“反面教材”的柯達和已成二次創業代表的富士,在以鮮活的案例證明著:落魄巨頭就應該對自己狠一點。否則,只會被后起之秀“啃噬”地一干二凈。(科技新發現 康斯坦丁/文)

責任編輯:

相關推薦

相關新聞

回到首頁 回到頂部

網站簡介 - 廣告服務 - 誠聘英才 - 聯系我們 - 法律聲明 - 友情鏈接

加拿大快乐8作假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