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 文章內容

ZAO還能活多久?生死難題不在版權!全靠版權?

文|張書樂

這兩天,一款叫做“ZAO”的App火了。

發布兩天后,截至8月31日晚上10點,“ZAO”App在蘋果App Store的評分數已經突破了1100,登上免費榜的第二位和娛樂免費榜的第一位。

一夜火爆!為何又一夜涼了?

通過這款軟件,用戶可以上傳照片,將電影視頻中“小李子萊昂納多”“賭神發哥”“掌柜佟香玉”等人的臉龐替換成自己的,過一把電影主角的癮。

與此同時,各種關于隱私的討論,版權的問題,也隨之甚囂塵上。

特別是有關于通過換臉術可以繞過人臉識別而使用各種寶支付的傳聞出現后,突然一夜之間刷屏的ZAO換臉視頻,似乎一下子就從朋友圈里退出了。

沒別的,涉及到錢的事情,哪怕只是風聞言事,但沒有人會樂意拿自己的錢包冒險。

就此,《吳曉波頻道》的巴九靈同學和書樂進行了一番交流,貧道以為:

最早,貧道是在上周五中午在朋友圈里,看到一個游戲圈內老友發布了一組換臉劉德華的照片,當時沒太當回事,以為是一輪換臉PS,但到晚上就被朋友圈各種換臉短視頻給轟炸了。

又一次“一鍵式”顛覆

AI換臉術早前有許多媒體報道和炒作,包括國外的換臉情色視頻。

最至關重要的是之前有人用楊冪換臉朱茵在射雕里黃蓉的扮相,形成了巨大的轟動效應而引發注意。

愚當時也去找過相關的應用,但由于操作復雜只能作罷。而這一輪不遠的新聞,直接孵化了大量用戶的熱情。

“一鍵換臉”這樣的簡易操作,直接激發了用戶們的參與熱情,加上“合演”功能,可以形成更為激烈的社交病毒裂變,想不被人關注都難。

幾乎互聯網應用每一次“一鍵”越過過去門檻高高的技術,都會帶來如此顛覆式之感。

比如一鍵PS,一鍵殺毒,一鍵裝機,還有現在的一鍵換臉。

提前防備過版權風險

當然,這一產品確實有版權問題,用戶自身的肖像權問題倒不存在。

貧道自己測試的時候,就被提示照片“疑似侵犯公眾人物肖像權”,而必須現場拍攝且須活體。這說明應用開發者較早的將肖像權問題做了提前量。

當然,ZAO中大量來自影視和明星名人的短視頻,本身確實也帶有一定的知識版權問題。

但按照互聯網默認的”潛規則“,只要換臉后的視頻,沒有商業盈利,問題不至于太大。加上現有視頻庫基本上不太可能出現惡搞可能,只能是使用了應用后再進行二次編輯才能達成。

因此,簡單從技術層面講,ZAO不會觸及底線。

而被換臉視頻的版權方和明星,一般不至于為“短視頻”進行一場和大眾娛樂為敵、費力不得利的版權爭斗。

可能的狀態應該是大量版權方會“默許”ZAO用其所擁有版權的影視經典橋段來豐富其版權庫,但也不乏早前葛優躺版權風波的隱患。

當然,前提依然是有用戶使用ZAO生成的短視頻進行二次編輯和商業變現與傳播。

生死不在版權、亦是版權

真正的生死難題并非版權,亦是版權。

不在版權指的是不會有太多知識產權上的糾結,亦是版權則說的是如果沒有版權準入,則后期可用姿勢會很少。

ZAO運營的最大難點是在大眾娛樂的“七日效應”過去之后,能否有更多精彩短視頻上傳。

“限制”極大的短視頻,即使沒有版權上的問題,依然由于“姿勢”有限,在千萬用戶大量同質化內容而審美疲勞下,成為互聯網上最常見一閃而過的產品。

如何豐富有版權許可的短視頻內容,尤其是從經典影視或名人橋段,進入用戶自主創造短視頻分享供他人換臉的新視界,將是其自身遇到的第一個難題。

但還有一個大麻煩,則是競品的跟風。

AI換臉本身技術,如果在有限短視頻和場景下(ZAO的視頻庫本身就顯示出了這個特征,即中遠景居多、面部貼畫形態、神似而臉部鏡頭一閃而過),其本身可以視為一種“濾鏡”存在,其他短視頻平臺可以快速跟進這一玩法,將其變成一種特別“濾鏡”。

加上現有短視頻平臺的強大影響力和傳播力,很快就會對ZAO的擴散形成覆蓋。

盈利未必靠自己、關鍵看姿勢

此外,其可能的盈利點不多,最簡潔的路數是作為影視的宣發,和影視公司合作,將其要宣發的新作中的花絮變成影視庫,進行分享熱推。

不過,這個產品,本身由于和陌陌的關系,加上陌陌在直播社交上遇到的瓶頸,其單獨拋出就是作為一個試錯,在大熱狀態下會進入到陌陌的生態體系中,成為其用來短期吸引用戶活躍度的新姿勢。

由于短期,所以不是陌陌直接首發;由于其本身存在一些版權和安全隱患,所以陌陌將其單列。

短視頻和直播現在進入到瓶頸階段,而ZAO的AI換臉,其實就是此類平臺用來探索更多姿勢的一次嘗試。

光靠用戶自己原創姿勢,很難在短時間內形成更多沖擊,而且不會依附于平臺。

因此平臺方需要自己帶入更多的獨家姿勢(大量新濾鏡的出現就是一種,和IP方合作亦是一種,加強音樂版權、游戲版權的控制也是一種),來讓內容創作者有更多的欲望,也形成和其他平臺的差異性,來黏住創作者和受眾。

獨家姿勢為社交開路

貧道前兩天和相關媒體分析陌陌財報的時候,就給出過一個預判,結果也算是很快印證了,當時貧道以為:

“陌陌目前采取的策略,更偏向于用“新道具”、“新玩法”的方式,在陌陌上進行試錯,而探探則保持相對原風味,直到陌陌在直播或其他姿勢上試錯有效,再引入到探探之上。而非簡單的將兩者差異化。”

結果倒是有點偏差,不過主要在于——這個太新太爭議,所以陌陌都沒直接自己上。

張書樂 人民網、人民郵電報專欄作者,互聯網和游戲產業觀察者

責任編輯:

相關推薦

相關新聞

回到首頁 回到頂部

網站簡介 - 廣告服務 - 誠聘英才 - 聯系我們 - 法律聲明 - 友情鏈接

加拿大快乐8作假吗